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知乎:相信共产主义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时间:2015-06-11 12:02:59  来源:知乎  作者:

看到这个题目,我一下想起我英国博士导师的人生经历。他一辈子都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斗士。我只负责讲述他的人生,我相信他的人生经历,就是对共产主义信仰最好的一种体验。

他在他的青春年代拥有辉煌的资历。本科牛津大学历史学最高荣誉毕业,拿的都是全额奖学金。但自从毕业五十多年一次没有回去过,因为他看不起他那些当 年还要仆人伺候的同学(他读书的时候,牛津学生的生活有仆人伺候,帮学生叠被,打扫,做饭,等等)。硕士和博士读的伦敦政经(他觉得是平民的学校,比牛津 贵族学校好),博士论文题目批判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并把皮亚杰邀请过来做他的评委,毕业之后拿着奖学金去了日内瓦大学和皮亚杰做博士后。

然后革命浪潮来临,毛主席的教导传入英国,他毅然放弃学术生涯,听从毛主席的教诲和工人阶级打成一片,做了整整17年的一线建筑工人,现在还有很多 “老伙伴”。他能说两种“语言”,高上大的“教授英语”,和朴实粗俗的“工人英语”,很多(我国的)社会学家下到一线去调研,张口就让工人瞧不起,觉得非 我族类,他不会,因为他真的干过,很多很多年。

同时,他还是工会领导,曾经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作为英国工人运动代表访问中国,被革命领导接见。但不久之后革命退潮,工会从曾经1600人到只剩下6 个人,他一直在苦苦坚持,最后实在坚持不下去,1993年后回归学术界。他最好的学术年华已经献给了革命,可凭着勤奋和执着,如今他在 Google 上h-index 已经达到21(至少有21篇文章被引用超过21次),文章总共被引用超过1500次。在他的领域,这样的指数全球排名25。

他的家人都非常有钱又有才,他爸爸是著名的工业纪录片导演,七十岁了还能在UCL拿了一个数学的博士学位,拍的纪录片被伦敦博物馆收藏。但他选择了自己的人生之后,直到他爸爸临死才愿意见他。

他特别特别抠门,研究经费几百万元,来中国做调研却舍不得打出租,他如今也七十多岁了,走路虎虎生风。一次我陪着他做完访谈已经很晚了,他问我地铁有多远,我查了手机说二点五公里,咱们打车吧,他说好咱们走过去吧,说着转身就走。

他自己写的关于革命心路的书,至今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他的学术著作已经快十本了。

说下我对他人生的感受:

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旗帜下长大的中国人,我却在一个外国人身上,第一次感受到共产主义信仰的重量。和他相处的时候,哪怕他永远那么绅士,但莫名的我能 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精神上的威压,我想真正具有强大信仰和意志力的人,确实能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场(这也是我第一次确实感受到气场这种东西的存在)。更 “可气”的是,我妈妈和我女朋友同时说他是她们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

对自己的人生无怨,对自己的灵魂无悔,有理想,有信仰,偏偏又有才又帅气,这样的人真的不多了,幸好我的人生中结识过一个。

感谢我的导师!

说一下匿名的原因:

看看评论就知道,非常讽刺的是,在国内讨论共产主义信仰,是一件极端遭人恨的事。一些人一听你信仰共产主义,立刻就特别兴奋的开始用放大镜找你的缺陷,用脏水泼你的历史,用各种阴暗的心理揣测你的人生,仿佛把你打倒就能证明他们的伟大。

我导师七十多岁了,什么没经历过?当年工人运动如火如荼,但反共主义也甚嚣尘上,我的导师明明可以在学术界过得风生水起,却自绝于家人,当建筑工人,十七年!中国每一个学校的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真正下过工地和工人一起干过哪怕一个月吗?

我去读他的博士之前也不知道他的历史。我是从他在系里网站上简介里读到的。我当时很震惊,甚至莫名其妙地觉得很羞愧,也许是因为我之前真的有时候把 共产主义信仰看得太过儿戏。无论如何,我觉得他从来没有炫耀过他的信仰,但我或多或少能想象到:看着自己的组织衰落,看着自己的信仰式微,看着自己领导的 工会解散……是一种多么痛的体验?

他和我说过,他的一个工人朋友生病,在医院躺着没人管。他去看他朋友,看到这个情况,立刻把医生叫来表明身份:我是xx大学的教授,这是我朋友,你 们一定要帮他!据我导师说,他那个工人朋友是个“硬汉”,一辈子没和人说过谢谢,但在之后对他说:我想我应该谢谢你。(I suppose I should say thank you to you.)

导师说到这里笑了,我却感到他笑容背后有一重苦涩:他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同志们,在一个个衰老,凋零,而他们奋斗了一辈子,却得不到哪怕最基本的公 正对待,还非要利用他身为教授的社会地位才能谋求到公正。他们失败了。爱情的痛,是否定你人生的一时,而信仰的痛,是否定你人生的一世。天下至痛,莫过于 此。但他还是这样活着,教书育人,无儿无女,成果不断。

当你真正看到这世界上还有人把你开玩笑的信仰捡起来,擦干净,庄重的身体力行一辈子时,你就知道有信仰和没信仰的人,活的的的确确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知道为什么而活,你会活的更坚定,知道为什么而死,你会活的更坦然。

我现在真的做不到,我也知道能做到的人凤毛麟角。但我还是希望我未来七十岁时,也能有我导师的那种目光:坚定,纯粹,坦然。

我也想通过我的导师的人生经历告诉知乎上千千万万的读者,真的还有这么一种人,顶着一切的一切活着,并且活的比太多太多的人,更加真诚。

最后,我想指出:信仰不是自我考验的道德十字架,但太多没有信仰的人期待着那些选择信仰的人同时选择自我考验的道德十字架。在信仰这道题下面,没被举报过的答案不是好答案。谢谢。

转发到微博上被我妈和我女朋友看到了,我妈妈的学生里也有知道的,在此感谢各位帮助我保护隐私。

六月六日最后一次更新。

综合一些反对的评论:
1.我一直谈的是“别人”的“信仰”,而淡化“共产主义”的负面影响。

2.如果我的老师在国内经过一系列运动的洗礼如何如何,他就不一定会那么坚定了。

3.你就是编的。

对于1,我的回答是:纯粹邪恶的信仰,只有支配纯粹懦弱的人性。信仰只不过是人性最忠实的反应,同时也被用来作为邪恶的人性的挡箭牌。把所有的恶推 到主义头上,就如同把所有的善推到上帝头上一样,是一种对自己所作所为彻底的不负责任(所以说是解脱)。我以为,只有那些原本懦弱和邪恶的人,做了恶,才 会迫不及待地为自己贴上信仰的标签,以正当化自己的懦弱和邪恶。

信仰永远只是引导,真正的执行却决于人。人做的恶,当然可以可以怪菜刀,怪主义,仿佛没有菜刀,没有主义,自己作恶的心就没有了?自己就能纯洁的像 个天使?而那些叫嚣着信仰如何如何邪恶的,你们不知道你们已经暴露了吗?你们对信仰的批判,恰恰证明了你们内心在偷偷认同着这种菜刀决定善恶,人性不用负 责的言论!那些把一切推给信仰的人,才是最擅长利用信仰来包装自己人性中的邪恶,贪婪,懦弱,卑鄙的人,从他们对信仰热闹的批判中,就能偷偷看出他们对信 仰包装人性这种做法的支持。这种人,最可怕,建议这个答案的读者,对身边这些人有个基本的警惕。

对于2.我想说,没错,他没经历过这些运动,但他也经历过你不知道的运动,我没说而已。另外,凡是怀疑他信仰纯度的人,我都建议去工地干个两三年, 这个能做到吧?你要是能干十七年再回过头来批判他,我给你点真诚地赞,别一边坐着转椅,吹着空调,一边自以为是地意淫谁如何如何,谁怎样怎样,实在太 low了。我原本不屑于回复,当看到实在有些人的水平就这样子,就姑且指出来,让大家看看。

对于3.我想说,你们这些评论的知道皮亚杰是谁吗?

尚·皮亞傑(Jean Piaget,1896年8月9日-1980年9月16日),全名尚·威廉·弗里茲·皮亞傑(Jean William Fritz Piaget),瑞士人,是近代最有名的發展心理學家,同時也是個哲學家。他的认知发展理论成為了這個學科的典範。皮亞傑早年接受生物學的訓練,但他在大 學讀書時就已經開始對心理學有興趣,共曾涉獵心理學早期發展的各個學派,如病理心理學、精神分析學、容格的格式塔學和弗洛伊德的學說。从1929年到 1975年,皮亚杰在日内瓦大学担任心理学教授。http://zh.m.wikipedia.org/zh/%E8%AE%93%C2%B7%E7 %9A%AE%E4%BA%9E%E5%82%91

你们知道“近代最有名的发展心理学家”这个头衔的分量吗?他就是心理学界的爱因斯坦!跟着心理学界的爱因斯坦混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就是只要你混的 不是太差,全世界所有大学的教授职称都为你敞开大门。他放弃了!去做工人!十七年!我不想说你行你上这种话,因为你们通通不行!我百分之二百肯定!你们入 不了皮亚杰的眼,更别提离开皮亚杰去做工人十七年!

唉,心情不好,竟然回复了这么无聊的评论,我也要反省。

我不想公布他的身份。愿意相信的,自然会感动,不愿相信的,自然会反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去吧。

各位朋友如果愿意,可以替我举报一些言论,当然,晒着让大家看看也没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谢谢各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