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还原天津专车与出租车冲突

时间:2015-05-25 13:17:41  来源:墙外楼  作者:

这是老张未来的主业,他现在的工作还没有完全交接完,他需要为自己的出租车牌照找到一个买家,最不济也要把牌照租出去,每个月收上三四千块钱的租金,这样才能安心的开小餐馆。

放在一年前,这个牌照要多抢手有多抢手,随便放到一个二道贩子那里,就能卖出一百万左右的价格,但现在不行了,大部分出租车公司的牌照价格都已经腰斩,“好点儿的能卖到六七十万,最差的四十五万”!驾驶位上的老张拿右手比划着“四”和“五”,嘴里恨恨地说。

老张说的并不假,自从专车进入到天津的出行市场之后,出租车的上座率直线下降,巨额补贴让越来越多的乘客选择专车出行,也有上万辆私家车加入到专车的队伍中,这让出租车的牌照价格跌得一日不如一日。

“上周日的时候,在海河东路还爆发了一次和专车的对抗事件,那次就主要是二道贩子弄得,他们的出租车牌照全砸手里了,你想想,每个人手里有几张牌照,就是好几百万的事情了,搁谁不闹事啊”!老张怕我不信,给我提起了天津的另一场专车风波。

“当时几百辆出租车司机在路这边,专车司机就停在路对面,双方就在那站着”,老张讲的时候,我甚至都有些香港警匪片的既视感。

天津的出租车公司管理跟国内很多城市都不一样,比如北京的出租车都是挂靠在出租车公司下面,牌照是公司的,司机是公司劳务派遣的,每个月都需要给公 司交上几千块钱的“份子钱”。但是天津不一样,天津的出租车牌照一旦买下,便是永久性私人的了,“我可以用,我六十岁之后还可以给我儿子用,我儿子六十岁 还能给我孙子用”,老张大声吆喝着。

天津的总人口在1300万左右,正规出租车的数量在32000辆左右,你可能想象不到,这个数字已经十多年都没有变化。每次天津客管处或者其他主管部门提出要增发牌照的时候,都会遭到出租车司机集体反对,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个数字十年未变。

还有一个没有变的数字是出租车的起步价和每公里价格,十多年一直是八块钱起步价,每公里一块七,加一块钱的燃油费,“原来我勤快点儿,每天能跑四百块钱左右,一个月纯挣七八千肯定没问题,现在我每天三百都费劲”,老张抱怨道,这也是他不想再干出租的原因。

在天津市里转了几圈,空车率果然很低,将近一半的蓝色出租车都闪着红色的“空车”标记,“好多出租车司机都罢工了,你这看到的比平常出租车少很多了”,老张满不在乎的说。

“下周一我们还要举行全市罢工呢,去市政府要求解决问题”,老张告诉我。

“怎么才叫解决问题”?我惊讶地问。

“取消专车啊,把它们都定义为黑车,要不就是不能再无限制的增长了,你看现在这些软件都在鼓励私家车成为转车,那到最后,把我们出租车取消好了”,老张愤怒地说。

老张看上去不像是特别有文化的人,突然脱口而出,“移动互联网颠覆了了出租车行业啊”,我大惊。

这几天在天津出行叫专车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下单之后,你会看到数十位的司机都会被通知到,但不会有人接单,在我取消订单又重新下订单之后,90多 位我周围的司机直接忽略掉我,最后一位距离4公里的司机接单。“我看你叫了两次车,而且是北京的手机号,我想你应该不是钓鱼的吧”,我上车跟司机葛师傅聊 了没多久之后,他直言不讳地说。

“就像你知道的,出租车供不应求,高峰期打不上车,司机挑活儿、态度不好,车里又脏,专车出现了肯定一拥而上”,葛师傅说。

葛师傅看样子像是个公务员,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每天都有时间跑一部分的早晚高峰,一天接个七八单,就能有一百多块钱的纯收入,自己做了两个月的专车司机之后,每个月都能纯挣三四千元。

“昨天我们群里可热闹了”,葛师傅主动提到昨天专车和出租车爆发的冲突。他说的群是指专车司机自发组建的QQ群和微信群,几乎每个群的人数都到了上限。

“我当时在开会,没怎么注意群里内容,等看到的时候每个群都是几千条内容”,对于专车司机目前极其团结的局面,葛师傅言语中透着一股骄傲的劲儿。

“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出租车司机,要怪就怪客管处,出租车司机去找他们闹,客管处说执法部门不能取证,让出租车司机自己取证,这倒好,司机不干活了,全部出去 钓鱼 了”,葛师傅说话一口天津腔。

昨天的冲突恰恰是缘于出租车钓鱼专车。上午,一位出租车司机叫了一辆宝马5系的专车,开到奥城附近后,被多辆出租车司机围攻。

不巧的是,这位脖带金链子,手戴金手链的专车司机也不是一个善茬,随后在微信群叫来多位“好友”和数百辆专车司机,赶来的人群将几位出租车司机揍了 一顿,虽然有不少警察和特警已经持枪出勤,但是仍然没能阻挡住从天津四面八方赶来的近千名出租车司机,随后便是更激烈的冲突,几百名专车司机和近千名专车 司机聚集在奥城附近。

最后的结果就是身着便衣的南开区分局的副局长被打伤,以及数位出租车司机和两位滴滴专车、一位一号专车的专车司机被扣押。

还有一个花絮是,“金链子”的那些“好友”抑制不住愤怒,在昨天晚上冲突几近平息的时候,将拖到了客管处的一辆出租车砸坏并纵火焚烧。
“听说你们专车司机后备箱都备着家伙是真的吗?”我忍不住好奇。

“是啊,就是那种滋滋响的电棒,嗨!我们也不是为了打人,要是被钓鱼了,拿出来吓唬吓唬他们,抓紧开车跑啊”,葛师傅嘿嘿一笑,“反正我不怕他们,我们有这么多人呢”。

这边的老张也每天都忙活着,听说昨天的冲突中有出租车司机受伤了,“我们原来有个网上的沟通平台,政府给我们关了,不让我们在上面串信儿,我们现在 都转移到QQ群了,打架斗殴的事情,我这么大年纪就不参与了,要是给受伤司机捐个款什么的,我肯定干,为了大家伙才受的伤嘛”,老张自己嘟囔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