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牛顿的货币战争

时间:2015-06-08 12:20:44  来源:看历史  作者:

看历史
天 下

在 贵金属充当货币的年代,货币在流通中难免贬值,造成货币体系不稳定,国家不得不频繁重铸货币。1696年,英格兰又开始了一次平常的货币重铸。这次货币重 铸使得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在世界铸币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他的名字是艾萨克•牛顿。从1696年担任皇家铸币局监督到1727年去世,牛顿在皇家造币厂工 作了30多年,期间他成功解决了英国货币重铸中遇到的问题,也使英国完成了由银本位向事实上的金本位的过渡。

牛顿成为皇家铸币局总监
查尔斯•蒙塔古,英王宠臣,受封哈利法克斯爵士,家世显赫的他曾是牛顿的学生、后来也成为三一学院的讲师,是牛顿身边极少数受到信任的好友之一。

十 几年来,蒙塔古一直为牛顿在三一学院所受到的待遇忿忿不平。牛顿就任首席教授一职多年,研究成果与著作无数,却蜗居在日渐残破的公寓,从未有任何晋升机 会,薪酬极低,仅能糊口,而同辈的科学家都纷纷获得教会和皇室的赏识,或出任政府要员,或享受国家颁发的终身荣誉,名利双收。蒙塔古自己也是身居高位,在 皇室和贵族圈中人脉极广。

眼看牛顿终日寒酸,自从遭受瑞士数学家好友丢勒断交的打击后,情绪更是日益低落,他认为自己有义务给老师兼好友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于是,他曾和贵族朋友一道,推荐牛顿出任剑桥大学国王学院院长一职,可校方却以得不到教会支持为名,否决了此项任命。

英国剑桥大学牛顿数学桥

1694 年,事情出现了转机。蒙塔古加官进爵,受封为帝国财政大臣,手握重权的他依然没有忘记那位忧愁的大科学家。1696年,他给牛顿写了一封信:“亲爱的朋 友,我是多么的高兴,因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上好的机会来证明我对您的友谊,同时也是国王陛下对您渊博才学的尊重。财政部下属的皇家铸币局总监——欧维东先 生,即将被任命为海关专员,于是其总监一职悬空,而国王亲自答允我将您——牛顿先生作为铸币局总监接任者的不二人选。我思来想去,这份工作实在是太适合您 不过了,不仅属于铸币局最高长官之一,每年还有500至600英镑的丰厚收入,更重要的是,这个职位其实没有太多的事务需要处理,您可以随心所欲的打发闲 暇时间,甚至保留您在三一学院的教职。”

这 位学生兼朋友的诚挚心意最终打动了牛顿,他答应接受这份工作,并从此投身政界。正是这一次的选择,成就了英国乃至世界金融史上的一件大事,引发了英国货币 发展进程中一场意义深远的改革,甚至为日后英国在全球建立经济霸权奠定了基础。而这一次的选择,也是大科学家牛顿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分水岭。

尽管铸币局总监的确是一份闲职,可牛顿并没有掉以轻心,如何做好本职工作,赢得英王信任,是他此时最大的考虑。他很快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每天都准时前往皇家铸币局所在地——伦敦塔上班,主动参与新币种的技术攻关和数量发行。

1699 年,搞金融和搞物理同样出色的他获得英王嘉许,升任铸币局局长——管理帝国货币业务的最高长官,年俸上涨至1000英镑,而且还被允许从每次重铸货币的工 作中提成,每发行一枚新币,当中就有一小部分税收归局长所有,牛顿的总收入因此达到了每年1200英镑至1500英镑不等,这在人们看来已是备受艳羡的事 情了,据说当年建造格林威治天文台,也只花了500多英镑。

银币成色之争
17 世纪,黄金还未受人们的青睐,流通量极少,银币才是英国的主要货币。但金属货币却有着天生的缺陷,那就是容易磨损,一枚简简单单的银币经过多年的手手相 传,花样和面值几乎都模糊不清了,银币重量减少,其所代表的财富也在人们心中逐渐掉价。银币不能长期保值,促使部分人宁愿将未磨损的新银币熔化成银块,去 换回价值更为稳定的黄金甚至外国货币。

旧 的货币因磨损逐渐贬值,新的货币因不受信任而遭抛弃。两种原因作用下,流通中的足值货币数量大大减少,造成通货紧缩,伊丽莎白一世时代英国财政总收入中, 不足值的硬币甚至占到了50%,为国家带来了巨大经济损失。而在当时,新大陆已被发现,海外贸易兴起,通货紧缩无疑给成长中的国际贸易带来沉重打击。

所 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假币伪币制造技术随着工业的发展也是精益求精,铸币局为保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于1662年将机械化引入银币生产,所有银币边缘 都铸成复杂的锯齿状作为防伪标记,然而,再繁复的铸币技术也总有被成功模仿的一天,假币制造者们偷采银矿、私铸银币的活动屡禁不止,尽管英国当时对制假贩 假行为的量刑极为严苛,若达到一定数量还会处以斩首等极刑,但假币利润之丰厚却不断诱使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由于其私铸工艺精妙绝伦,伪币的锯齿边缘和真币 一样精致,这伙人甚至拥有自己专门的头衔——“剪刀手”。

牛 顿面对的问题,不仅有来自外部的冲击,还有来自内部的投机取巧。因为造假者除了“剪刀手”,更多的还是铸币局下属数家造币厂的负责人。尽管国家明文规定了 硬币的质量及成色,但很多造币厂依然以次充好,故意铸造不足值的硬币从中牟利。更棘手的是,这种“官方造假”行为有时竟然受国家指使。

17 世纪的英格兰,先后陷入内战、反荷战争和反法战争,国家军事体制也发生了变化,由从前的臣民自备武器组成军队保家卫国,转变成国家出钱聘请雇佣军,军费成 为战时英国的最大财政支出项目。在牛顿掌管铸币局的时代,正逢英法9年战争时期,国家若以降低银币成色的方法发行新币,再以新币支付军费债务,便可用较少 的白银来偿还较多的欠债。但民众对政府的这种“小聪明”并不买账,坊间流言四起,银币价值一落千丈。

1696 年,政府公信力破产,导致英格兰银行出现挤兑风潮,人们纷纷抛出银币换取黄金以保值,使得市场金价在短期内上涨了50%。流通中的银币数量骤减,通货紧缩 日益严峻,英国政府为稳定民心不得不再次铸造和发行新货币,以增加市场中的银币数量。如此一来,增加多少银币,确定多少面值等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内阁中由 此出现了两派截然不同的意见:以新任财政大臣威廉•郎兹为代表的“保王派”,和以牛顿的好友、哲学家洛克为代表的“保民派”。双方言之凿凿,各持依据,出 现僵持局面。

有 国王撑腰的保王派提议将所有新币的面值提高25%,但重量只保持原先的80%,即是将“货币成色不足”彻底合法化,令货币贬值成为事实。这种做法无疑对国 王最为有利,因为他可以堂而皇之地用少量的白银铸造更多的货币,以清偿堆积如山的战争贷款和国家债务。保民派的代表人物洛克是英国著名的哲学家和经济学 家,个人威信极高,同时也是三一学院的教授,他反对降低成色和减轻重量,认为货币面值必须与其价值对等,否则货币的最终使用者——普通民众,尤其是商人, 将承担货币贬值所带来的一切损失。至于市场流通中的银币短缺,他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国家处于战争这一非常时期,另一方面是因为在新大陆采掘银矿的西班牙船队 在海上受阻,未能及时将银子运回欧洲所致。另外,针对民众储存黄金进行保值,洛克认为货币的本位应该是银子而并非金子,如果两者的价格出现落差,则应该由 政府出面调价,降低黄金价格。

不如放弃白银
学 者洛克无论在皇室和政府都享有极高的声誉,而牛顿身为物理学家、对国家金融现状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便义无反顾地将赞成票投给了自己的好朋友。国王最终在外 界压力面前做出让步,同意维持新货币面值,并以对等的白银重量进行铸造。保王派的失败、保民派的胜利,让民众尤其是民间有产者的利益得到了维护,而作为债 务方的国家和政府不仅花费了一大笔白银来铸造新货币,还承担了比以往更多的债务压力,而直接顶受这种压力的,便是皇家铸币局。

毫 无心理准备的牛顿,面对的正是这么一个麻烦的烂摊子。他对保民派的支持坚定不移,所以在新币铸造过程中对银币重量和成色执行了极为严格的标准,结果到了年 底,白银储量正式告罄,几家造币厂叫苦连天,明明是银根短缺,甚至无银可铸,却仍要承担越来越多的铸造任务,新币发行根本难以为继。铸币局的尴尬一直持续 了3年,结果还是没能完成当初规定的铸造数量,以国家和政府作为权威担保的银币,彻底失去了自己在公众中的信誉。身为铸币局最高领导的牛顿,无疑是打了自 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牛顿开始冷静下来,认真研究洛克货币政策的可行性。洛克也好,郎兹也罢,两方的货币政策如今在牛顿看来都应各打五十大板,而他自己却无法推出比较有个人特色的金融创新观点,但是,身为学者的他却秉持一种信念:理论永远落后于现实,所以,无论何时都必须立足现实。

现 实是怎样的呢?随着银币公信力的荡然无存,白银的外流愈加严重,人们纷纷以白银换取黄金,连铸币局自己也开始大量储存价值相对稳定的黄金。市场需求量的增 加导致金价上扬,金子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而伴随黄金的大量流入,金价也开始自动回落,正式成为价格受市场调控的流通贵金属。

起 初,牛顿依然坚持推行洛克货币政策,他还向内阁提议:教会和贵族拥有大量银器,不妨把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熔掉做为铸币之用,以解造币厂燃眉之急。这种幼稚 的建议当然不会得到采纳。随后,牛顿参考了欧洲其他国家的经验,得出种结论:白银流失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人们都拒绝使用白银作为支付手段,所以,不如彻 底放弃白银铸币。

这 种观点的出现是破天荒的,毕竟白银作为主要流通货币已从中世纪延续至当时,是最根本的货币金属,要彻底推倒白银,选用其它货币,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洛 克本人便是银币的忠实拥护者,他甚至顽固的认为:银币如天赋人权一般,是上天赐给人类的基本财富,普天之下,只有金属、也只有银金属才能担当货币的职能, 其它东西,尤其是纸币,那简直如废纸一样不具任何价值意义。洛克始料未及的是,当初坚决拥护自己的好战友,今天居然站到了与其对立的方向上,而他的观点竟 然比郎兹还要“大逆不道”。

不如放弃白银
学 者洛克无论在皇室和政府都享有极高的声誉,而牛顿身为物理学家、对国家金融现状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便义无反顾地将赞成票投给了自己的好朋友。国王最终在外 界压力面前做出让步,同意维持新货币面值,并以对等的白银重量进行铸造。保王派的失败、保民派的胜利,让民众尤其是民间有产者的利益得到了维护,而作为债 务方的国家和政府不仅花费了一大笔白银来铸造新货币,还承担了比以往更多的债务压力,而直接顶受这种压力的,便是皇家铸币局。

毫 无心理准备的牛顿,面对的正是这么一个麻烦的烂摊子。他对保民派的支持坚定不移,所以在新币铸造过程中对银币重量和成色执行了极为严格的标准,结果到了年 底,白银储量正式告罄,几家造币厂叫苦连天,明明是银根短缺,甚至无银可铸,却仍要承担越来越多的铸造任务,新币发行根本难以为继。铸币局的尴尬一直持续 了3年,结果还是没能完成当初规定的铸造数量,以国家和政府作为权威担保的银币,彻底失去了自己在公众中的信誉。身为铸币局最高领导的牛顿,无疑是打了自 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牛顿开始冷静下来,认真研究洛克货币政策的可行性。洛克也好,郎兹也罢,两方的货币政策如今在牛顿看来都应各打五十大板,而他自己却无法推出比较有个人特色的金融创新观点,但是,身为学者的他却秉持一种信念:理论永远落后于现实,所以,无论何时都必须立足现实。

现 实是怎样的呢?随着银币公信力的荡然无存,白银的外流愈加严重,人们纷纷以白银换取黄金,连铸币局自己也开始大量储存价值相对稳定的黄金。市场需求量的增 加导致金价上扬,金子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而伴随黄金的大量流入,金价也开始自动回落,正式成为价格受市场调控的流通贵金属。

起 初,牛顿依然坚持推行洛克货币政策,他还向内阁提议:教会和贵族拥有大量银器,不妨把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熔掉做为铸币之用,以解造币厂燃眉之急。这种幼稚 的建议当然不会得到采纳。随后,牛顿参考了欧洲其他国家的经验,得出种结论:白银流失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人们都拒绝使用白银作为支付手段,所以,不如彻 底放弃白银铸币。

这 种观点的出现是破天荒的,毕竟白银作为主要流通货币已从中世纪延续至当时,是最根本的货币金属,要彻底推倒白银,选用其它货币,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洛 克本人便是银币的忠实拥护者,他甚至顽固的认为:银币如天赋人权一般,是上天赐给人类的基本财富,普天之下,只有金属、也只有银金属才能担当货币的职能, 其它东西,尤其是纸币,那简直如废纸一样不具任何价值意义。洛克始料未及的是,当初坚决拥护自己的好战友,今天居然站到了与其对立的方向上,而他的观点竟 然比郎兹还要“大逆不道”。

金本位制度终于建立
牛 顿还是以前的那个牛顿。早年的时候,他曾经独立研究出微积分理论,但因为担心别人认为这种理论太怪异、无法接受,索性将笔记封存起来,只字未提,结果让另 一个同样建立了微积分的数学家莱布尼茨捷足先登。牛顿将这项开创数学界先河的著名理论“拱手相让”,眼看着本属自己的胜利花落别家,更遗憾的是,还造成了 两位伟大学者之间无法弥补的裂痕。

如 今,面对广泛的质疑,牛顿还是一如既往地选择了沉默,并未对此进行针锋相对的抨击。不久后,牛顿因其才学卓著受到安妮女王的赏识,获封艾萨克爵士,从此跻 身贵族之列,社会地位的上升为他增添了不少信心,他勇敢地向内阁递交了自己亲自撰写的调查报告,结合了东印度、中国和日本的例子,详细论证了白银如何大势 已去、沦为辅币,黄金如何普遍流行、升为主币的问题。在报告中,他并没有强求政府彻底放弃白银,而是想方设法说服对方认识黄金的重要性,并对其进行国家统 一定价。

1717年,议会通过决议,将英国的黄金价格定为每盎司(纯度0.9)3英镑17先令10便士,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定价决策,从此,黄金价值正式与英镑面值挂钩,而在当时的英国市场,黄金早已取代白银成为主要支付手段,于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金本位制度终于建立了。

10 年后,牛顿去世,遗体安葬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受世代英国人的瞻仰与膜拜。50年后,英国正式立法,对银币的使用日期进行了限制,银币最终完全退出历 史舞台,金币成为公认的基本货币。又一个40年过去,1817年,利物浦当选大不列颠联合王国首相,英国正式立法,确认货币金本位制度。学者们纷纷调侃: “早在100年前的牛顿时期,我们就是一个实行金本位的国家了!”

而正是在这100年的岁月里,东西方历史发生巨变。作为蓝色文明的代表,大不列颠,这个日不落帝国的铁蹄在踏遍全球各个角落的同时,也将自己的文明成果——金本位制度推行到世界各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