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中国女记者眼中的《印度》

时间:2015-10-13 11:02:40  来源:共识网  作者:

书名:《印度:熟悉而陌生的邻国》

  作者:尘雪

  书号:978-7-5699-0341-6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版日期:2015.9

  定价:39.80

  【内容简介】

  本书是作者通过在印度工作和生活的经历,与读者分享这个国家在生活、文化、思想上的点滴,以及作者的所见所感。作者力图细节化、深度化、私人化 地呈现出正在发展变化中的印度的状态。尤其是那些被世人误解、被“原以为”的关于印度的人和事。全书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是作者立足于新德里的奇 闻异事;第二部是作者作为驻外记者,多次探访印度各地,分享印度这个幅员辽阔、文化丰富悠久的文明之国的经历。

  【作者简介】

  尘雪,中国驻印度新德里女记者。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方向为中西新闻比较与跨文化传播。毕业后主要从事国际文化、社会与时政新闻报道。2012年至2014年被派驻印度新德里担任驻外记者。

  【精彩书摘】

  印度人眼中的中国人:敌人还是朋友?

  每每在印度“出差”,当地人一般都会主动跟我打招呼。他们会好奇地问我从哪里来,当得知我来自中国时,有的会说:“喔,中国。”然后沉默不语; 有的也会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家”或“好国家”。但你不知道他是真这么认为,还是为了招揽生意或表示友好,捡些好听的话来说。那些受教育水平较低的普通印 度人可能听到“中国”就会沉默不语,而那些受过良好教育、英语流利、不敌对中国的印度人都很热情地跟中国人攀谈与交往,特别是一些去过中国的印度人更是会 不停地称赞中国的发展和成就。

  但总体来说,印度的亲华人士数量并不庞大。因而,对我而言,第一次做驻外记者便来到了印度这样一个充满不可思议的国家,挑战其实挺大。最主要 是,印度的媒体与知识精英阶层中很多人对中国并非那么友好,采访工作也很难一帆风顺,例如:报道2012年新德里大选投票时,一名普通选民不友好地命令我 离开,还问我是不是间谍。

  此外,眼望欧美的中国人并不那么关注邻国印度,国内也不太重视印度这一块儿的国际新闻。身处印度的我们则认为重要的事情,在国内新闻编辑的眼中不堪一提。相反的,印度却时时处处拿中国跟自己比较,“中国威胁论”的言论也常能听到。

  在这里,我们常常在主流报纸上看到一些对华不友好的文章,例如:《中国是印度最大的敌人》等直白的敌对文章。印度媒体总爱炒作中印在纳达克东段的边境争端,这让整个印度舆论处在一种反感中国的氛围中。

  2012年年底,我在南印科钦坐电动三轮车回旅馆,当地的司机问我是哪国人,我谎称自己是日本人,司机马上洋洋得意地秀日语,学过一点日语的我 也显摆了几句。我问他对中国人和日本人的看法,他说,最好的是日本人,他们头脑冷静,不会惹麻烦,第二好的是韩国人,而中国人很聪明,爱斤斤计较,绝不会 让自己吃亏。他不喜欢中国人。

  好吧,中国人在部分印度人眼中的印象不太好。我在印度确实感受到了一些印度人对中国人的不友好与不相信,中印的历史恩怨或许溯源于“1962年 那场中印边境的战争,中国打败了印度”,而当今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中印是两个处于竞争关系的发展中大国,特别在西方势力的“中国威胁论”的影响下,中印 两国难言信任。

  “当被印度人问国籍时,是否该如实告知对方自己是中国人”成了一个困扰我的问题,如实告诉他们的话,怕他们因为不喜欢中国人而为难我们;不告诉 吧,自己又会有说谎的负罪感。我跟朋友讨论后得出的结论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于那些只可能打一次交道的陌生印度人,最好说自己是别国人,怕他们会给中 国人“挖坑”或“下套”。而对于在工作场合认识的素质较高的印度人,还是应该说自己是中国人,以便坦诚相处长期交往。

  在回新德里的飞机上,我看到印度中国问题研究所斯里马蒂·查克拉巴蒂教授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如果‘二战’后法国与德国都能成为朋友, 那么印度与中国就更可能。”这倒是反驳印度人因为“1962年战争”而产生反华情绪的一个有力观点。中印自古就有友好往来,如今,更应该携手前进,为亚洲 人民争口气。

  此外,我也很高兴地看到,近年来,印度国内也出现一些理性的声音。2012年12月9日《印度时报》评论版就刊登了刚刚去中国访问了两周的印度 学者拉贾·莫汉(Raj Mohan)的文章《印度,中国:是朋友不是敌人》(India China Friends not Foes)。他认为,印度人不该总是把1962年的战争放在心上,应该记住那些中印历史上的交流和友好事件,例如:佛教的传播、谭云山先生的贡献和泰戈尔 访华——至今世界上除了印度以外,只有中国如此热烈庆祝泰戈尔诞辰,2011年中国出版了多达100部关于泰戈尔的书籍。

  “对死淡然”与“谈死色变”

  在印度,人们和死亡的关系并不陌生。

  在加尔各答的某个夜晚,我坐在一位华侨向导的摩托车后座上,这时候,前方交通忽然停滞了,原来是一群群身着白袍和白帽的穆斯林在举行葬礼。这时,几个壮汉抬着一具尸体担架从我身边经过,接着又来了一具。

  还是在加尔各答,向导带我走访市中心老唐人街的华人会馆,在新安会馆顶楼,我感觉华人向导在我被邀请前往楼顶时有些迟疑,但不明就里的我坚持要上去看看。后来他们提到,曾经有一个女子跳楼自杀,尸体就横在这所两层会馆的楼顶。

  在印度,死亡像个幽灵一样笼罩着人们。在孟买,利奥波德餐馆(Leopold)就是2008年孟买恐怖袭击爆炸案发地点,而我数次在那里用餐,还能看到墙壁上的斑驳弹孔,这里曾经血流成河。去过好几次的泰姬酒店也曾发生被巴基斯坦恐怖分子血洗的惨案。

  作为异乡人,我们也会数次收到中国驻印使馆发来的恐怖袭击警告:印度是一个不安定的社会,常常有各种暴力死亡事件发生。

  对我这个中国人来说,死亡是忌讳,会带来内心的不舒适感。那么印度人对待死亡的态度又是怎样的呢?

  我曾去过印度教圣城、位于印度北部北方邦的瓦拉纳西。在那里,你会跟死亡近距离接触。人们千百年来就在恒河边上堆砌木材焚烧逝者的尸体——我们 坐着船观望着岸边的火葬堆上浓烟烈火滚滚,而在不远处,印度教婚礼正在举行,热闹而世俗的欢庆音乐弥漫空中。一边是逝去与超脱,一边是结婚生子的得到与俗 世,就这样鲜明地搁在一起。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到达恒河边的那条拥挤、嘈杂、尘土漫天的大路,还有那条很容易迷路的、曲折狭窄的、通往恒河边的羊肠小道。我们花了一点钱让一 位印度人带路,才顺利往返。而另一组朋友自己摸索路线,却迷路了,跟随着抬尸体的人来到了焚烧尸体的区域,那位迷路的朋友说自己当时腿都吓软了。是啊,对 于中国人来说,死亡总是恐怖的事情,而在这里,死亡如此司空见惯。这里的人拥有信仰,相信来生,也就没有恐惧。

  有朋友说,在瓦拉纳西,你感觉到灵魂在空中飘。灵魂在空中看着俗世的人们过着庸常的生活。或许,印度教徒对死亡的淡然面对方式,或许会给“谈死色变”的我们些许启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饶毅,不做院士又怎样?
饶毅,不做院士又怎样?
嫁给梁山的女人——女烈士扈三娘事迹感动大宋
嫁给梁山的女人——女
司徒文:我所知道的北大武斗
司徒文:我所知道的北大
 NASA:依赖施舍的伟大
NASA:依赖施舍的伟大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