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我的澳洲,我的情色生活——访《上帝女神》作者琳达

时间:2015-09-25 14:32:07  来源:澳洲网  作者:

 

琳达和她的男朋友

琳达的警装照

她从一名中国女警察,到澳大利亚妓女,然后出版《上帝女神》,把十多年从妓的经历和感悟公诸于世……让人不可思议!

5月24 日,在暖融融的秋日下午,我来到了琳达的家,采访了这位传奇女子。

〔一〕琳达和她的家

琳达的家也是她的工作场所——传说中的“妓院”。可是,当我把车停泊在她的房前时,我竟有点儿不敢相信,因为我看到的是一栋典型的居民住宅,既没有招牌广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和暗示,它同所有热爱生活和热爱家园的堪培拉居民的住房一样,前院花园弄得干净整齐。

我犹豫了一下给琳达打了个电话,免得敲错了门。

等我下了车,房门已经开了,迎接我的除了琳达,还有她的男朋友Pete  Bruce Hackett。

琳达穿着吊带的绿色小连衣裙,很性感的丝质薄面料,我分不清它是睡衣还是外穿裙子。左边的吊带时不时地从肩膀上滑落,露出半边的酥胸,她任由吊带挂在手臂上、偶尔才随意地用手把它提拉回肩上。后来我想这大概就是她工作时穿的裙子吧。

进门的右手边是formal living, 里面放着一架钢琴、一套奶白的转角沙发、跑步机和别的运动器材。琳达说二月份时她有八十多公斤,因为想为即将出版的英文版《上帝女神》拍色情裸照而下狠心一下子减掉了二十公斤。真是个有毅力的人啊!我心里不由得赞叹。

琳达的厨房和一个大餐厅在房屋的中间,厨桌上有些吃的喝的、一堆书、照片和文件夹;餐桌上面摆满了袋装薯片和别的零食,感觉像有青少年在开Party,有点凌乱但很有家庭气息。她说这些薯片和零食都是为客人准备的,有时还送他们可乐和酒。

琳达的厨房和一个大餐厅在房子的中间,三个卧室在厨房和餐厅的后面。两边的卧室,一个是客人的等待房,一个是她的工作间。中间的卧室是她自己睡觉休息的地方。厨房和橱柜上放着一些吃的,还有一些袋装的薯片和巧克力等其它零食,感觉就像有很多人在开Party,很有家的气息。她说这些薯片和零食是为客人准备的,有时候她还送给客人各种饮料,葡萄酒和啤酒。

琳达是那种属于“自来熟”的人,她让人一见就感觉到自然、放松,不会有那种初见陌生人的拘谨。我的采访也就很自然地以朋友聊天的形式开始,而不是遵循那种一来一去的问答式。

〔二〕琳达和她的书

为什么会出这么一本色情书?

聊到她是怎么想到要出书的时候,她回忆说,她做妓女不久,大概才一、两年的时间,有很多客人跟她说,三十年前美国有个叫Xaviera Hollander 的妓女把自己的从妓生涯写成一本书叫《Happy Hooker》,畅销全世界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美国的好莱坞影片公司还把她的故事排成了电影。后来她的故事又被有的剧团改编成了歌剧。

她就想:我从上学就喜欢写作,爱好文学。上高中的时候作文写作曾经是全年级第一。她能写,我也能写,我要写出当今世界上第二个《Happy Hooker》。中国历史上有一部著名的色情小说《金瓶梅》,我要写一部现代版的《金瓶梅》,也让它留名千载。于是从那时起她每天送走客人以后就伏案挥毫,每天坚持写日记,积累了大量的生活素材。她对我说,她原来是想等她六十岁退休之后不干妓女这一行了,再出版自己的书。因为,她也曾经多次考虑到自己的脸面和家人的压力问题。然而随着她妓女工作时间的延长,她已经深深爱上了自己的工作,也对妓女的工作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她说:“澳洲政府能够把妓女规定为合法的职业,这是澳洲政府法律人性化的最重要体现。因为人的性行为是人们生活中、身体上最基本的生理要求,就像是人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一样。如果一个国家的法律连人的这种身体上最基本的生理要求都不能保护,还谈什么法律、规章制度人性化。特别是那些至今还把妓女定为不合法的娼妓的国家,再谈什么法律、规章制度的人性化,那都是一纸空文。试想那些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和老婆的男人,他们的性欲要求该如何解决,难道都让他们去强奸?还有那些妻子重病在床的男人,那些有女朋友和老婆而女朋友和老婆又长期不在身边的男人。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决定提前出版我的书,我要用我的书证明,妓女是稳定家庭、安定社会不可缺少的一种职业。我们妓女的工作就像是医生和护士的工作一样,也应该受到人们的尊重。我呼吁那些到现在还是把妓女规定为不合法的娼妓的国家,尽早地修改法律。”

我问她:“你出版这样的书,就不怕你的家人接受不了,你想到过他们的压力吗?”

她说:“这个问题确实也纠缠了我很久。从我来讲,我是尽量不想让他们知道,知道得越晚越好。所以我的书并没有像《Happy Hooker》那样署我真实姓名。特别是他们现在还都在中国生活,在中国人的眼里,妓女是见不得人的娼妓。如果他们知道了,可想而知,会给他们造成多么沉重的压力,他们怎么去面对朋友、同事和亲戚。当然了,最后知道了我也没有办法,我只好去认真地向他们去解释,告诉他们,我在澳洲从事的是一种合法正当的职业,并不是中国人想象的那样,干的是偷鸡摸狗的勾当。我估计我妹妹的工作会容易做一些,因为我帮了她很多,我给她买车,帮助她送儿子去英国留学。我会对她说:我来澳洲英文不好,如果我只去餐馆洗碗,到人家里去做保姆,我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去帮助你。我想她会理解我的。可是我妈妈的工作恐怕就太难做了,她毕竟岁数大了,受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影响了一生,她怎么能接受她的女儿在澳洲做妓女。她会心疼,她的心会流血,也会难受很长时间。也许几年甚至于几十年,但是我想她总有一天会理解我的。毕竟她也是一个受过教育有知识的人。也可能她直到死也不能理解我,更不能原谅我,那我真的会要一辈子心里内疚的……”说到这里琳达叹了口气说:“我妈妈的问题确实是我的一块心病”。

琳达继续说:“我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等将来我的书卖多了,会有很多中国人知道是我写的书,我的家人早晚是会知道的,他们在中国要面对邻居、朋友、同事、亲戚等各方面的压力。这需要他们有很强的心理素质,这也是我一直最担心的事情。我在澳洲都好说,做妓女已经这么多年来,别人说什么想什么,我都不在乎了,也习惯了。他们就难受了,因为邻居、朋友、同事、亲戚说什么,他们是控制不了的。”

我问:“既然你有那么多的顾虑,为什么你还要出版这部色情书呢?”

她说:“我有一种责任感和任务感,我要在我的有生之年为妓女争得一个名正言顺的名誉。通过我十多年的妓女工作,我确实认识到我们妓女工作的重要性,我给那些晚年失去老伴的老年男人送去幸福,送去欢乐,我给那些妻子重病在床的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们解决性欲要求,我给那些永远都找不到女朋友和老婆的男人们解除性饥饿。我要让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我们妓女并不是低人一等,我们和律师、医生、政府职员一样,是每个国家社会不可缺少的一种工作人员。希望那些至今还把妓女规定为不合法的娼妓的国家尽快把妓女合法化,妓女是稳定家庭,安定社会最有效的方法之一。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出版这部色情书的目的。”

我问:“你写的是一部色情书,名字却叫《上帝女神》,你有没有觉得这是亵渎了上帝?”

她说:“如果有人认为,我的书名叫《上帝女神》是亵渎了上帝,那他们就根本没有看懂我的书,也根本没有明白我的书为什么叫《上帝女神》。因为我的书不只是单单谈到色情这方面的故事,我的书还写到了神,中国历史,长城和金字塔,以及地球和月球五千年一轮回等有关天文学方面的大事情。我的书之所以由一本色情书最后演化成一部神书,我认为我是受一种神的旨意在写书,我能代表上帝女神,以一个人的形象在地球上向人类传递一种神的信念,这是上帝对我的一种厚爱。特别是第四章中的上帝老婆,上帝女神,书中的很多话,并不是我个人的语言,我完全是受一种神的旨意,在替上帝女神说话,在替上帝神夫说话。”

我问:“你的书中有很多关于上帝的描写,你有宗教信仰吗?”

她说:“我从小就不信神,不信鬼,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但是自从2011年3月14日写书写得我灵魂出窍以后,我就找到了我的神,他确实就在我的现实生活中。虽然我们普通人看不到他,但我每天都能感觉到他就在我的身边,我经常听到上帝在敲打我的窗,敲打我的屋顶,他在默默地跟我说话,我完全可以确定我是上帝神夫的神妻、上帝女神的灵魂变成的女人。虽然我书中关于上帝女神如何变成人的故事让人难以相信,但那完全是上帝神夫的旨意写出的故事。我现在每天无论做什么都感觉到我自己是个神,这种感觉是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不管人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感觉到2050年,地球和月球到了5000年的一个轮回时间,这可能是真的,希望人类尽早在月球上找到自己人。到了2050年以后,人们再来讨论我是神,还是人,是人也是上帝女神变成的人。”

琳达说,她这十多年来写了三四十本手稿,从成长史到《上帝女神》,从开始做妓女感觉见不得人到现在为自己成为澳洲知名妓女而骄傲,为妓女而写书,总共加起来也有二三百万字了。琳达一再强调:“我的书就是我的孩子。”可见她是多么地爱自己的书。

我问她:“你写书是不是想出名呀?”

她说:“当然想出名了,我这个人不管做什么,都要做那个最好的,做妓女我做成了No1,写书,我也要跟《金瓶梅》、《Happy Hooker》一比高低。如果你做事情连一个目标都没有,一个梦想都没有,你总不可能把事情做好吧?”她直言不讳,真是一个爽快的人。

我问起她出书的情况和将来的计划。

她说:“现在市场上各个书店里卖的《上帝女神》上、下册,只是初版,试印了一千套(海报上写的,再版三次,风靡全球,那是一个朋友帮助给印的,她是在开玩笑)。从销量的情况来看,反应还是不错的,因为有不少的读者给我打来电话和我探讨书中的内容。大多数都是赞赏这部书的。当然了,我肯定也一定会有人看了我的书骂我的,我想骂我的人也肯定不会给我打电话,这些我都事先就想到了。我本身写的就是部倍受争议的书,说我的书好也好,看了我的书骂我也好,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儿。至少有人买我的书了。如果我的书放在书店里没人理,那我就惨了,我十多年的心血也就白费了。我写书的目的,也就成了泡影。

根据各个书店的销售情况,我估计再过三四个月,我的中文版《上帝女神》上、下册就会再版,再版的中文书中,我会加上我的性感裸露的照片,而且还会用我的照片做封面,我的照片中还有我请的很性感的男模特和我的合影,我要向Xavaiar Hollander (《Happy hooker》的作者)和Jenna Jameson(一位性交录像的明星,她把她的生活写成书,从2004年到现在2014年,十年时间,她卖了120万套书)她们学习,一不做二不休,要性感就性感出个样子来,要裸露就露个彻底,真正实现我做当今世界上第二个《Happy Hooker》幸福妓女的梦想。

 

另外第二版的中文版内容也会增加很多,由原来的70万字左右,增加到76万字左右,我想到时候读者会喜欢我的书的。”

“英文版的《上帝女神》澳洲的一个很有名的出版已经和我签定了合同。这真是一部长书,英文翻译用了大约两年的时间翻译。由于最近一年我又往书中增加了不少的内容,因此现在翻译公司又在逐字逐句地进行翻译,估计最晚在今年的八、九月份应该能够出版上市。

琳达是一个想象力丰富,喜欢开玩笑的人。她说:“等我的英文版出版发行了,希望奥巴马拉着我到法院去打官司,那我可就一鸣惊人了。打完官司,奥巴马再给我打电话,让我给他提供服务,到时候我收他一个小时1000美金。”另外她还认真地跟我说:“我的英文版出版以后,我要用《上帝女神》一书去申请诺贝尔色情书籍文学大奖,我要跟《Happy Hooker》比一比看看是谁的书写得最黄写得最色!”

她还告诉我,她在中国的成长史已经写好了,书名都想好了,叫《警花》。那将是一部长篇言情小说,和《上帝女神》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字作方法。《上帝女神》是纪实文学(讲的是一个个的小故事),而《警花》讲述的是她从出生到上小学、中学、高中,后来上警察学院,最后成为全监狱小有名气的警花以及后来停薪留职下海经商,当饭店老板,38年的人生历程。两部书在写作风格上和内容上都有很在的区别。另外她还计划在2016年出版一部关于她是如何跟随洋丈夫来到澳洲,从做住家工和餐馆洗碗工开始,最后走上妓女生涯的长篇小说。书已经写了百分之六、七十了,只是书的名字没有最后想好。

(三)琳达和她的职业

怎么样走上妓女生涯的?

“你为什么会走上性工作者这条路?”

“做这个当然是为了钱啦。我也不想隐瞒。如果我在餐馆里洗碗,我能有现在这样好的生活吗?”琳达说,这十二年做妓女,她真的很用心去做的。对客人真诚相待,回头客很多,生意好,给她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她不但自己买了三栋房子,还给中国的家人寄了三十多万的澳币帮助他们,直到现在每个月都给老母亲2000澳元的生活费。

琳达以前是北京女监狱警察,后来停薪留职经营起了一个四层楼的大饭店。饭店看起来风风光光,但经营起来真的不易,里面几十人的工资要出,各条门路的人都得打点,利润分摊之后拿到手上的钱已所剩无几。

后来她想出国,与一个澳大利亚男人结了婚来到了悉尼。可是她的洋人丈夫大部分的时间在海外工作。当她的洋丈夫去海外工作,第一次把她一个人留在悉尼时,她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给人家做家庭保姆。她的洋丈夫对她说:“你住在人家里,人家管吃管信,每个星期还付给你250澳元,你也用不着什么钱。”于是他给了她60澳元。这使她意识到,靠嫁给洋丈夫,伸手向他要钱的日子是不好过的。她心里就想着能凭自己的本事找一个更好的工作,挣更多的钱。

那时她三十八九岁,正当“虎狼之年”,有时欲火焚身就自己拿个啤酒瓶子捅捅解决。后来她看到报纸上有广告说堪培拉的华人妓院招聘按摩小姐,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老板打了电话。当她和堪培拉妓院的老板在悉尼的一家餐馆见面时,她问老板: “我都快四十岁了还能做吗?” 老板说: “怎么不能?我这还有五十多岁的小姐呢。”谈妥以后,老板给她买了去堪培拉的火车票。琳达也抱着赌一把的想法登上了火车,开始了她妓女的生涯。

我问: “你当时知道小姐是做什么的吗?”她很直白地说:“我知道。”

我又问:“你想做小姐,除了想多挣钱以外,也有想解决性欲这方面的需要吗?”她回答:“有。”

我问她:“你觉得别人会怎么看待这个职业?”

她说:“从我12年的从业经历来看,我认为就是在像澳洲、美国把妓女视为合法的职业的西方国家里,也仍然有60~70%的人歧视妓女,认为妓女是不光彩的职业。更不要说像中国那些把妓女视为不合法的国家了。在这些国家人们把妓女看成是卖淫的下贱女人。我之所以不惜一切代价地写《上帝女神》这部色情书,就是要让人们改变这种观念。”

我问:“那你自己怎么看待这个职业?你能坦然面对自己的妓女身份吗?”

她答:“说实在的,能走到今天,我能成为一位知名的澳洲妓女,做妓女使我感到骄傲。我能堂堂正正地挺起胸膛来做我的第一妓女,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记得我第一次做工,客人帮我脱掉裙子时,我当时都掉眼泪了。就在前几年,我到商场买东西都是躲躲闪闪的,生怕碰上自己的客人。这两三年感觉好多了,特别是我的《上帝女神》一书在书店开始销售以后,许多读者给我来电话,表示赞成我的勇气,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帮助,我就更是挺直了腰杆做我的第一妓女了。我现在可以挽着我男朋友Peter的胳膊恩恩爱爱地走在商场里。有了他的理解和支持,我会把我的第一妓女做得更加出色。“

我问:“你为什么如此爱你的职业?”

她回答:“我很满足呀。妓女使我觉得真正实现了我人生的价值。感觉。”

“我很满足呀。我觉得做妓女实现了我的人生价值。我靠我的身体挣了钱。我让男人得到了性满足,而我自己的性欲要求也得到了解决。成千上万的男人来欣赏我的身体,这本身就是一种享受。还有那么多的男人喜欢我追求我,我觉得自己像个王后。现在我的身体不是属于某一个男人,而是属于每一个来找我的男人。Peter说要跟我结婚。我说结不结婚要看发展,不管你是我的男朋友,还是我的丈夫,既然你爱我,就必须接受我的一切。我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我的周围有成千上万的男人,他们需要我,十二年来,我们之间已经形成了近似夫妻的朋友关系,我爱他们,当然了这种爱不是一男一女之间的那种爱情,是一种大爱,普世的爱,是一种关爱。而我对你的爱是男女之间的真正的爱情,这两种爱是完全不同的。”

(四)琳达和她的男朋友

琳达说她每日都很忙,一天接待十几二十几趟客人。但我好运气,当天下午客人少。在我们两个小时的采访中,她只有三个客人来。客人来时她让我与她男朋友Peter回避一下,于是我们转移到她的等待室里去了,我趁此机会与Peter聊上了。

Peter是个典型的澳洲男人,比琳达大五岁。琳达说他曾经在部队工作34年,跟着部队在澳洲各地辗转,现在在某政府部门工作。

我问:“你是怎么爱上琳达的?”

Peter说他是琳达五年多的客人了,他一直都在听琳达说她在写书。琳达把英文翻译本给他看,他开始觉得她的书写得很真实、生动,但看到后面,他发现她写到开心时自己跟着开心、她伤心时自己也伤心,看到她被客人刁难他就心疼。慢慢地他对琳达就产生了爱慕之心。他多次向琳达表达说他爱她,可是琳达就是无动于衷。最近几个月琳达开始出版《上帝女神》英文版的准备工作,Peter给她拿出Xavaiar Hollander写的《Happy hooker》和Jenna Jameson写的《Make love like a porn star》两本书,鼓励她勇敢地像她们一样把自己性感裸体的照片夹到书中FCU 。书,使他们的感情慢慢贴近了。Peter也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开车帮琳达给客人买东西,当然了,琳达每次都付他钱,琳达是一个在钱上不欠男人账的人。随着两个人的接触越来越多,自然两个人的感情就有进一步的发展。终于有一天琳达对Peter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你帮我买东西回来,你走了以后,我想了你一天。”Peter知道琳达已经开始启动爱的风帆了。Peter一把把琳达拉到自己的怀里,两个人的嘴唇热烈地吻在了一起,他们相爱了。

我问:“你不介意她的工作,不介意她天天与那么多男人在一起吗?”

他说:“不介意。我爱她就包括接受她的工作,接受她的客人。我不嫉妒他们。

“可是,一般而言,男人看到自己的女朋友成日与别的男人性交,都会接受不了的。那么你是怎么做到(不嫉妒)的?”我还是很好奇。

“在这里”,Peter用拳头捶了两下他的左胸膛,接着说:“Because I have a good heart, very strong heart (因为我也有一副好心肠, 还有一颗坚强的心)。”他说,“每天下班回来,我可以拥抱她、牵着他的手,我就感到很满足。”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爱她吗?”我问。

“She’s lovely, simple and has a kind heart(她可爱、直率、有一副好心肠)”。

当琳达做完工,空闲下来,我们三人又重新坐在了餐厅的桌椅旁边。我问琳达:“你是怎么爱上Peter的?”

琳达笑着说:“我也不清楚,其实我们两个人坠入情网,就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男女之间的爱情发生了就发生了。我想,可能是书把我们连在了一起。他不仅给我拿来了《Happy hooker》和《Make love like a porn star》两本书,还经常给我讲世界上各个国家各个时期成名作家的故事。因为他读了很多书。我很爱听他讲,我知道他不是英俊潇洒的男人,他也不年轻。这十多年来,有很多男人追求我,从二十几岁的英俊小伙子到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不同年龄阶段,不同国家的上百个男人想要做我的男朋友。我想找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男人做我的男朋友非常容易,我都拒绝了。因为在七年前,我也曾经短时间地爱上了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两个月的时间,我在他身上花了有$6000块钱。他的大儿子上学没有钱,我给了他500块钱,她的二儿子上学没有钱,我又给了他500块钱,他的车坏了修车,我给了他2000块钱。我给他买衣服,出去吃饭看电影都是我付钱。从来不让他花一分钱。结果得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他三天都不接电话,等到三天以后他回来说是他的女朋友把他堵在家里,他出不来。当时气得我几个大嘴巴就把他从门里抽了出去。后来我的心疼了有半年多,从此以后我就把自己心里爱的大门关闭了。无论你多么年轻漂亮,不管你说的多么好听,我就是不动心,我把我全部的爱和感情都投入到我的书中。我想我之所以能写出与众不同的书,是因为我的书中倾注了我全部的爱和感情,正像Peter给我讲的十九世纪欧洲荷兰著名画家梵高能画出美妙绝伦的世界顶级名画,也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妓女,而那个妓女却不爱他,他爱和感情无处发泄,他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把他全部的爱和深厚的情感全部倾注在了他的油画上。我也是一样。要知道我不是一个动物,我是一个人,是人就有爱情。十二年来,我的生活中没有一点爱,虽然我的客人跟我性交时,经常让我达到性高潮,但我的性致要求只是得到暂时的满足,我心中对异性火一样的爱情根本无处去释放,怎么办?我把我全部的爱和感情全部倾注到我的书中。我写书的时候,经常是失声大哭。特别是当我在写第四章上帝女神的故事时,我连着几天没有睡觉,当我的灵感来了的时候,我根本无法放下笔,这其中我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上帝神夫不知道敲了我多少次窗户和房顶,我在他的旨意下写出了古今中外任何作家都无法写出来的神书。可以毫无疑问地在这里告诉世界上的人们,我就是上帝神父的神妻,上帝女神的灵魂变成的女人,如果还有人认为我这就是亵渎了上帝,那他就是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伟大的神,他也永远找不到伟大的神,更永远找不到神创造的人的灵魂。

我认为爱上Peter的第二个原因,我感到和他在一起,我的心里会感到踏实,我再也不用揪心撕肺地去想我爱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性交。我在爱情上很霸道,是一个嫉妒心极强的女人。没有爱就没有嫉妒,我干妓女这一行的时间越长,我的嫉妒心越强。十二年来,我看到很多男人欺骗女人,他们明明是在和我性交,却告诉自己的老婆在工作,告诉自己的女朋友他在医院。长期的妓女工作使我已经无法再去相信一个男人,我的嫉妒的那根神经特别敏感。我对Peter说:“许我在这里无法无天,就是不许你去碰一下别的女人。你爱我,想跟我在一起做我的男朋友,你必须先答应我这个条件。另外你不能妒忌我的客人,他们跟我十二年了,他们已经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你既然爱我就要爱我的全部,接受我的一切。”他对天发誓:“从此以后,我绝对不会去碰一下别的女人,因为我已经找到了我的挚爱,我要陪伴你的后半生,白头偕老,哪怕你是做妓女做到八十岁,我都会跟你在一起。”通过我对Peter的观察,他确实是说到做到。他跟我讲他的恋爱史也很简单,只有短时间的两个女朋友,这么多年,我各种各样的男人都见过,我真的见了不少,英俊潇洒的男人,满嘴瞎话,欺骗老婆,欺骗女朋友,一生中玩了几百个女人的男人,再有才能,我都不会让他做我的男朋友。十二年的妓女生活,我对爱情的那种饥渴,使我更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我要把我心中那种像火一样的爱情,给我认为值得我爱的男人。我的书中也曾经说过,要么我们就不爱,要么我就爱一个轰轰烈烈。Peter都能答应我的这些要求,所以我和他在一起,从来不让他花一分钱。我对他说:“不管将来是做我的男朋友还是我结婚的丈夫,房、车都由我来解决,我不敢说将来我能很富有,但凭我目前的生意,我会给你好的生活,我一生都不是向男人伸手要钱的女人,我要靠我自己的工作,往很富有的方向努力,我敢往这方面想,我就可以不停地干。我就是敢想敢干,最后没有成功,至少我试过了,我不后悔。”

琳达是个豪爽爱说话的人,琳达与我用中文吱吱喳喳地说话时,Peter就乖乖地坐在餐桌边,虽然他不会中文,却绕有兴趣地看着我们谈话。但他显然十分想参与我们的谈话,每当琳达有客人时,他十分珍惜每一次“回避”给他制造的机会,开始跟我谈论琳达。他宣誓般地对我说:

“We love each other. I love her so much,  I give my heart to her, I will do everything for her(我们彼此相爱。我非常爱她, 我把心给了她,我愿意帮她做任何事情)”。

我问他:“你那么爱琳达,你想和她结婚吗?”

他说:“如果她同意,明天我就跟她结婚,我理解她的工作,她帮助了那么多孤独、寂寞的老年男人,她帮助了那些有性需要的男人们。她的工作就像是医生和护士一样,也应该受到人们的尊重,我支持她。”

采访很快就要结束了。在将近三个小时的采访中,我感觉琳达是一个快言快语,敢说话,干事儿干净利落的人。最后我问琳达:“通常认为妓女也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你还会干多久”?

她说:“有个客人说英国有个妓女干到85岁,我可以再干30年。我现在觉得自己就像二十多岁的人。我周围的很多男人也都跟我说了,琳达你干到八十岁,我跟你到八十岁。”

我问:“如果你的书火了, 你赚到很多很多的钱, 你会不会不做妓女这行了?”

她说:“不管将来我的书赚了多少钱,我都不会把我的妓女工作停下来。我的客人就像我身上的四肢一样,如果让我停止我的工作,就如同在砍我的胳膊,剁我的腿。”

在临出门的时候,我对琳达说:“祝你马到成功。”琳达说:“我是驴到成功。从小我妈就骂我是天生的一头倔驴,不撞南墙不回头。我做事情就是有一股子倔劲。我认准了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往前冲,直到最后我冲到终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饶毅,不做院士又怎样?
饶毅,不做院士又怎样?
嫁给梁山的女人——女烈士扈三娘事迹感动大宋
嫁给梁山的女人——女
司徒文:我所知道的北大武斗
司徒文:我所知道的北大
 NASA:依赖施舍的伟大
NASA:依赖施舍的伟大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