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起底郭伯雄:妻女靠军队敛财

时间:2015-08-03 14:18:05  来源:网易  作者:

   又一只“鞋子”落下,而且还是超大码。

  7月30日,中共中央决定对前中央政治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调查,加之2014年3月另一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落马,共同执掌中国军队大权近十年的副国级“搭档”双双倒台,这在新中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此时,73岁的郭伯雄退休不满三年,跌落之快如斯。
  虽然,风声传闻得紧,但对于郭伯雄的老家——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来说,村里“大将军”的命运,乡民也并不知道得更多。
  时髦“郭府”
  自陕西省会西安市向西北方向行驶60公里,便可到达礼泉县境内。隋文帝开皇十八年正式设置“醴泉县”,1964年改名“礼泉县”至今。礼泉县较有名气的是境内唐太宗李世民与文德皇后合葬的昭陵。
  这已经是消失在历史烟云中的荣耀。近现代的礼泉则一直与贫瘠抗争,张则村也不例外。
  自礼泉县城经新时乡街道南行约8公里,即到达张则村。1942年7月,郭伯雄出生于此,郭、陈、芮为该村三大姓氏。当时,礼泉县境内正经历着连续十多年的大旱天气,农作物歉收,百姓外逃现象严重。仅1940年全县即饿死百姓278人。
  郭伯雄一家的生活更是艰辛,父母后来相继为郭伯雄添了4个弟弟和2个妹妹。多位村民表示,郭家小时候非常穷,靠为村里轧棉花籽油维持生计,一家9口人挤在狭窄的平房内,“衣服轮流穿”。
  不过就在2013年,郭家在村北头花100万元买了两户村民的宅基地,重新盖起“府邸”。“府邸”为三个院子相连,据当时参与建设的村民介绍,左侧为主院,是郭伯雄及五弟郭伯营的院子,右侧两个副院是二弟郭伯礼、三弟郭伯荣、四弟郭伯权的院子。
  与全村其他房屋不同,郭家的院子墙体由蓝砖建设,主院大红门两侧摆设两座小型石鼓貔貅(古时常用貔貅作军队代称);如果从院子后方观察,多个落窗玻璃的架构也显得比较超前。多位村民表示,院子盖好至今也没住过人。
  郭伯雄小学就在村子里就读,当时还叫张则村小学。后来在该村小学教书数十年的陈彦礼老师还能回忆起来,郭伯雄在小学时不爱说话,学习很刻苦,但成绩却一般。当时年龄稍大的郭伯雄在小学四年级,他在一年级。
  如今,这所小学已不复存在,变成村民习惯性称呼的“四医大小学”。公开报道显示,2008年,位于西安的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以下简称“四医大”)捐资60万元援建的张则希望小学竣工,在老地址上完成了重建。
  饥饿的青春期
  在礼泉县第二中学念完初中后,郭伯雄未能再继续学业。
  1958年8月,刚满16岁的郭伯雄参加工厂招工,被分配到距老家约17公里的兴平市一家编号为“408厂”(现陕西柴油机重工有限公司)的兵工厂当学徒工。适逢新中国制定了“一五计划”,在苏联的援助下开建了156个大型工业项目,408厂即是其中之一,属于“军工船舶类项目”。
  但建设完成的408厂并未能顺利开工。多位退休职工向《路标》君透露,408厂实际上直到1963年才真正开工生产,郭伯雄进厂后便被安排到408厂不远处的514军工厂实习,时长约两年半;1961年重新回到408厂,但呆了半年就入伍了。
  和郭伯雄回厂后同在21车间的魏朝兴(化名)工表示,当时的郭伯雄早上去514厂实习,晚上仍需回到408厂居住。因是单身,郭伯雄住在6个人一间的单身宿舍楼,和同村的芮文周在同一宿舍。
  1961年回到408厂后,郭伯雄显得“无事可做”。多位当年和郭伯雄一起分到21车间的退休职工向《路标》君确认,郭伯雄回来后被分配到21车间,是机械加工段车工。因为当时尚未正式开工,没有生产任务,作为学徒工的郭伯雄每天就是“扫扫地、擦擦机床之类的”。老同事彭伟龙(化名)回忆,当时和郭伯雄见面都是在厂里召开职工大会时,“他总坐在后排,不爱说话”,印象并不深刻。
  对郭伯雄印象不深刻的并非彭一人。魏朝兴表示,郭伯雄当时算是比较年轻的,整个人“楞楞的”,见人面无表情,看上去“不是很灵活的人”。与同事见面也不怎么打招呼,一个车间的他只和郭伯雄有过一次“点头之交”。魏朝兴称,那时的郭伯雄没现在这么白,由于正值青春期,脸上一脸青春痘。下了班之后,郭伯雄会换上一身普通的中山装,穿着并不讲究,“当时工人都是比较穷的”。
  唯一能让退休职工们一致记得的事情是关于郭伯雄的“偷改粮票”离厂事件。1961年8月,郭伯雄离开呆了整整3年的408厂,比较官方的说法是当时厂里设征兵名额,郭伯雄“光荣入伍”。据职工们回忆,郭伯雄在厂的1961年正是三年困难时期,因个子高饭量大,郭伯雄经常吃不饱。当时408厂发的粮票是1斤面粉换6个馒头,分早中晚三顿饭用,一顿两个馒头。但郭伯雄为了吃饱自己将粮票给改了,将数字“2”改成“3”。刚开始卖饭的炊事员不太注意,时间长了之后被炊事员发现,并告知食堂科主任,食堂科主任上报厂领导——当时的408厂党委书记胡仪生。胡仪生准备给予郭伯雄除名处分。
  但关于郭伯雄是否被除名,退休职工们有不同说法。大部分职工表示胡仪生虽准备将郭伯雄除名,但尚未除名之际,郭伯雄便趁军区招兵入伍离开;另有退休职工表示,厂里已将郭伯雄除名,郭伯雄入伍时已不再是408厂的人。
  郭伯雄是否被除名一事已无从求证,但《路标》君了解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工人的地位还比较高,虽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但为鼓励工人保持生产积极性,工人分到的粮食甚至比一般干部分到的还要多些。同样在21车间的退休职工张国正(化名)表示,他当时和郭伯雄都是学徒工,每月大概能分到38斤粮食,但当时正值青春期,“远远不够吃”。
  不知是否和这一不光彩的经历有关,随后在军队步步高升的郭伯雄并未为408厂争取来自军队的订单;对于408厂老同事的求见,郭伯雄基本一概拒绝。
  在升任军委副主席之后的2003年,郭伯雄才和408厂有了一次正式的交集。当年正值408厂建厂50年庆典,郭伯雄虽婉拒出席邀请,但还是赠送了408厂一幅“五牛图”。
  《路标》君获知,2014年3月30日,已退休的郭伯雄在时隔56年后第一次回到他曾经工作的408厂视察,他表示“今天终于了却了多年想回来看看的心愿。 ”此时的政治氛围已陡然不同,15天以前他的老搭档徐才厚刚刚被宣布被查,408厂也仅将他视察的消息放到内部刊物,对外官网上只字未提。
  练兵强人升迁记
  在三年学徒期满后,1961年,19岁的郭伯雄应征入伍,被分配到陆军第19军55师164团8连。55师由开国大将陈赓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旧部改编而成,此时驻扎在青海西宁多巴镇。
  这也是郭伯雄第一次走出陕西省。自此,这名青年工人开始了不可思议地攀升,直至走到职业军人的顶峰。
  据当时从408厂征兵后和郭伯雄分在同一驻地、后来转业回家的人士对《路标》君表示,郭伯雄个子高力气大,在部队训练的动作项目做得很好,后来当了班长后,在班内推广他的那一套练兵理论,他的班成了部队典型,他因此脱颖而出。
  在他入伍第二年的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爆发,19军55师全师进藏。不过与印度正面交锋的是最精锐的163团,郭伯雄所在的164团仅担当预备队,并未正面参战。
  1963年,郭伯雄入党,次年服役期满后,部队决定将其留在军中,并由士兵提升为干部,担任所在的164团的一个排长。随后郭伯雄转到164团司令部任参谋,升为正连职军官,用时仅一年。
  或因“训练工作做得好”,1970年,并无实战经历的郭伯雄再被提拔为164团作训股股长(副营级军官)。同年,28岁的郭伯雄有了第一个孩子郭正钢,45年后,郭正钢也成了一名将军,不过仅仅维系了46天。
  1971年,郭伯雄调出55师进入第19军军部,任作训处参谋(正营级军官)。此后十年(至1981年),郭伯雄一直都在军部的作战训练部门任职,一路升至军部作训处处长(副师级军官)。这十年是郭伯雄实现军队生涯飞跃的关键期。
  郭伯雄的练兵能力在此期间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大力称赞。1980年,19军举行了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综合性军事演习,原19军副政委王兰江在《红色年轮》一书中回忆,起初“凭借着多年参加演习的经验和教训,我感觉到这么大的演习,这么多的建制在一起,哪一个环节弄不好都会出问题,我多少有些担心。”但“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他让我们放心不少。他军事业务和责任心都很强,那些天没日没夜,做了大量且高效的工作。这人就是我们的作训处长、后来当了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
  1981年,郭伯雄回到他刚入伍时待过的第19军55师,任师参谋长(副师级军官)。此后经过两年在解放军军事学院的学习,于1983年连升两级至第19军参谋长(副军级军官)。此时,郭伯雄41岁,刚过“不惑之年”。
  198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整编工作,陆军第十九军的编制被取消。郭伯雄很幸运地进入兰州军区,出任整个兰州军区的副参谋长。
  在兰州军区司令部,他遇到了“伯乐”——傅全有上将。1990年,傅全有从成都军区司令员调任至兰州军区司令员。仅两个月后,郭伯雄便获重用,出任兰州军区下辖的野战纵队——第47集团军的军长。1992年,傅全有升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并进入中央军委。一年后,郭伯雄调升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97年,在中共十五大召开前,郭伯雄被调回兰州军区,并晋升为军区司令。
  1999年9月,在高级将领中更为年轻的郭伯雄被增补为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并在当月晋升上将军衔,出任解放军常务副总参谋长。
  2002年11月的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刚刚步入花甲之年、从戎四十载的郭伯雄,当选为第十六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次年3月,郭伯雄当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最高领导人之一。2007年10月继续当选中央军委副主席,于2012年秋卸任。
  治军的平庸与不平庸
  就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郭伯雄的统帅能力并未像早期的练兵才能那样赢得交口称赞。
  “平庸”,是《路标》君接触到的几名军内相当级别的人士对郭的一致评价。一位总参内部人士如此分析,“郭伯雄是草根出身,他的每一步都走得胆战心惊,当上军队副主席后也谨小慎微、显得平庸。”
  军队内部改革也极少郭伯雄个人的印记。自2003年起的十年中,为避免利益纠纷,军队体制改革等重大事项全部交由令计划执掌的中办负责,郭伯雄和徐才厚二人所能影响的并不大。
  总参内部人士透露,当年总参内部曾建议改派作战部队参与联合国维和任务,而非以往的工兵、医疗部队,但最终被郭否决。原因就在于郭“是很讲政治的”,担心派作战部队引发外交纠纷、或带来风险。
  但《路标》君获悉,郭伯雄在军队高级军官的人事安排上并不“平庸”,他和徐才厚是直接拍板者,也“获益匪浅”。军队知情人士透露,军队将领升迁军队实行“双头制”,具体来说,师级以上的人事任命是两位军委副主席一起来圈阅后再上报。郭、徐任军队副主席时期,高级军官想升迁或挪位要给二人送钱基本是公开的秘密,“在人事安排上收了不少钱可能是郭、徐二人的最大污点”。
  该人士进一步透露,震惊国内的谷俊山贪腐案,郭伯雄也脱不了干系。虽然谷俊山是徐才厚的亲信,但如果没有对郭伯雄的打点,谷俊山还是不可能当上后勤部副部长。
  一门三将“郭家军”
  几名在军队有相当级别的人士向《路标》君确认,在军队人事安排上抛头露面的并非郭伯雄本人,而是其夫人何秀莲,她充当了郭家对外联络人的角色。
  前述总参内部人士称,军级以上干部想升职一般通过何秀莲来运作。尤其是非陕西籍或兰州军区的干部,本来和郭伯雄搭不上界,都会想办法认识何秀莲。而何在收到钱后会告诉郭伯雄送钱者的诉求,如果郭伯雄明确告知不行,这钱就退回去了;如果郭伯雄默不作声,这钱就收下了,当然事情也会给办的。
  他透露,除了何秀莲外,郭伯雄女儿及女婿也染指军队的部分采购生意。
  郭伯雄在人事安排上的争议不至于对外,郭家独具特色的“一门三将”亦在军中不时引发议论。
  其中外界最为熟知的,当属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2015年3月2日,已升任浙江省军区副政委(少将军衔)的郭正钢被调查,其从浙江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晋升为“将军”的时间,也停留在区区的46天。《路标》君此前的独家调查《郭正钢之妻12亿地产集资风波》证实,郭正钢妻子吴芳芳曾利用军地“圈钱”盖烂尾楼,并向公众集资至少12亿元无法退还。
  除了直系亲属,郭伯雄的小舅子、弟弟们、侄儿们都因他的高升和落马而随之沉浮。
  郭夫人的弟弟现任某军区副政委,是副军级干部,2015年1月刚刚晋升为少将。
  郭伯雄二弟郭伯礼则至今仍比较神秘。据他的本村小学同学透露,郭伯礼在本村念完小学后,连初中都没上就去了郭伯雄呆过的408厂打工,后来参军,并随着大哥的不断高升一路升至某军分区领导,现已退休在西宁居住;但亦有村民表示,郭伯礼只是经营着军队生意,“发着大财”。
  若仅按仕途衡量,三弟郭伯荣无疑是五兄弟中“最窝囊”的。郭伯荣初中毕业后即在礼泉县赵镇的水泥厂打工,后来升至礼泉县烟草专卖局副局长后打住,目前已退休多年。郭伯荣的一位前同事透露,郭至今仍住在县烟草局的家属院内。
  四弟郭伯权现为陕西民政厅厅长,是除郭伯雄外当地人最为熟知的家族成员。1992年郭伯雄任第47军长后,初中文化的郭伯权一路高升,其从赵镇镇长干起,先后历任礼泉县城建局局长、礼泉县县长、产煤大县彬县县长、渭南市副市长。2013年2月,大哥郭伯雄卸任后,郭伯权被调到民政厅任厅长。
  老幺郭伯营最开始也在家里劳动,后去西安投奔大哥,曾为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政委。该服务社是陕西省军区所属的国有军办商业企业,股东为陕西省军区后勤部,2011年当年实现营业额19亿元。查看其官网报道,郭伯营去年2月还发表了“2014年新春佳节讲话”;但随后的3月起官网便停止更新至今,目前其是否在职不得而知。
  不仅如此,根据公开资料搜集,郭伯雄至少有两个侄子也在军内担任职务。
  公开报道显示,郭伯雄一个侄子现任兰州军区某军某师副师长。该师被誉为“钢铁红军师”,主要任务是应急防务与抢险救灾,为兰州军区唯一一个应急师。新华网报道,2013年7月,西北某县发生6.6级地震,其曾率队前往救援。
  郭的另一个侄子2014年时为陕西省军区某办参谋。唯一可查的踪迹来自西安航空学院的官网,2014年,该办赴该院直招士官,这位侄子在列席会议的名单之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嫁给梁山的女人——女烈士扈三娘事迹感动大宋
嫁给梁山的女人——女
司徒文:我所知道的北大武斗
司徒文:我所知道的北大
改变你对小野洋子看法的7个事实
改变你对小野洋子看法
 NASA:依赖施舍的伟大
NASA:依赖施舍的伟大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