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司马南:王林原本可以多混几年,被互联网+害死了

时间:2015-07-22 12:12:42  来源:新浪  作者:

王林被抓后,很多媒体电话微信并来,希望听我说一些狠话。

有记者直截了当地问:要发功戳死你的王林被抓了,你怎么一大早还能够心平气和地写小楷呢!我们都觉得特别解恨解气,恶有恶报啊,这个家伙早该被抓了。

王林不是我的私敌。

看到他在台上风光无限,看到他与政界显要商界精英勾肩搭,看到他频作干爹左拥右抱,包括看到他今天他锒铛入狱,我都像是坐在最后一排右角位置上的一个看客,我知道剧情发展的大致逻辑,故而没有强烈的情绪冲突,甚至较少悬念。

不错,他那些令人惊愕的名言当中的确有些内容关乎司马南,他扬言发功要戳死我,可这算得了什么!

此类恶言恶语对我非但没有任何威胁,且也算不得冒犯。那不过是他在女记者采访的时候习惯性吹牛,或一般性的泄愤,并非对司马南的正式警告,当然更不是行动方案,我完全没有必要因此而启动黄色预警。

比起被我追问的3.8万亿土地增值税不交,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媒体不敢追踪报道的地产豪强集团当中的代表性人物对司马南的强烈仇恨而言,王林大师戳死我的狠话可能造成的威胁,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实话说,在江湖上几十年打斗下来,我打量江湖上那些骗子,与王林大师在山上抓蛇,有异曲同工之妙,均深谙其习性。

对于早年间在江西萍乡走街串户以江湖杂耍聊以糊口的王林大师,我没有正眼看过他的所谓特异功能,他那三脚猫的功夫,比起20多年前横行中国的那些张王李赵大师,未免太小儿科了。

2013年,马云先生把王林大师推到舆论前台之后,我的几个魔术圈年轻的小朋友轻松地复制了王大师”空手变蛇”的特异功能,手法比王不知道干净多少倍。王林表演的技巧在北京魔术师俱乐部(我为顾问)不过是暑期魔术训练营教给小孩子的水平。

曾几何时,姓严的大师能够从深圳发功到北京,2000公里遥距改变清华大学实验室试管内物质成份,”使之发生分子水平上的改变”……这样的事情被作为科研成就,在国内权威媒体上登载出来,且作为中国人的科研成就。

相形之下,几十米之外发功戳死司马南算什么呢!

即使王林大师没有吹牛,他确实能够在几十米之外发功,结果司马南的老命,对于中国的特异功能大师来说,这也是等而下之的。不值得炫耀,不值得夸赞。 今天网络上80后90后听到“几十米之外发功取人首级”,便睁大眼睛发出啧啧,显然对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社会那些神功大师的奇迹不了解。

我对采访的女记者说,胡同大爷从来不怕特异功能,只怕正常功能,他王林若拿着刀子过来,我撒腿便跑。

当然,我对王林还是心存感激的,他慈悲为怀,没有雇凶把我沉到北京什刹海底,甚至都没有花10万块钱,像肖对付方舟子那样,弄两个人蹲守几个月,在我的后背上留下一个锤子印……

但是他的徒弟邹勇先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对来采访的记者,我一再提醒:

到目前为止,关于王林大师雇凶杀人一事,还没有来自法院的确切说法,也没有公安部门的严肃通报。媒体关于这件事情相互感染彼此激励所说的那些话,很 可能偏离事实。很多读者出于义愤,出于对王林大师现象的鄙视厌恶而在“心证”基础上所得出的恶有恶报的结论,我当然理解,但我更知道,这些舆论的声浪并不 能替代法庭采信的证据和依据法律所作出的判决。

从某种角度看,王林其实是一个情商很高绝顶聪明饶有喜感的人。

他出身贫寒,长时间在社会底层挣扎,却能够借助中国神功文化泛滥特异功能盛行的大潮攀附权贵,与那样一群人们看到便下意识喊“首长好”的大人物搞得关系如此密切,这种情商常人不服还真不行,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地方政府迫于舆论的压力,早就启动了关于“七宗罪”的调查,但事情过去这么久,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磨磨唧唧软磨硬泡,就是不作为,说到底,无非瓷器店 里打老鼠,害怕碎了景泰蓝元青花一一与王林勾肩搭背的那些大人物虎着脸不表态,地方上那些小官哪有王岐山打虎的精神,即使有这种精神,也没有那个能力。

现在在小房子里面蹲着“接受调查”的王林大师到底心情怎样,我们不好猜想,但他对“那几个人”肯定是爱恨交加。

在三十几年装神弄鬼的生涯中,他本来是取位不错的,二十几年前那些神功大师流亡海外散落民间纷纷入狱的时候,他幸运地躲过了一劫又一劫,直到2013年,他都活得很滋润:政商两界人头活络,权钱交易一手两家,王府嵯峨吃香喝辣,偏安江西名传天下。

如果不是因为命运让他遇到那几个人,如果不是因为那几个人三番五次来找他,如果不是因为那几个人富可敌国金光耀眼,如果不是因为误判靠上那几个人便 可以独步天下不必再把自己藏起来……他可能还悄悄地过着像两年前的曹永正大师一样的隐士、术士、政商掮客、贪官心理按摩师N种职业兼于一身的悠哉悠哉的生 活。

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他之前,那个叫李一的擅长采阴补阳的大师,就是因为攀附上这几个人的原因,而从重庆的缙云山上跌入耻辱泥沼,在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的位置上丢人现眼不得不消失于江湖。

当然,依王林大师的知识水准教育背景,他完全不能理解李克强总理反复强调的互联网+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也不能理解在互联网时代, 他的那些给首长表演时每每奏效的冒傻气的大话骗不过聪明的网民,当他被那几个人弄得在互联网上名声大噪的时候,便是他该消隐于江湖的时候。

我理解王林大师,因为他是个性情中人。

假如,真的,是他雇凶,杀了自己曾经的徒弟,这个性情中人便算是坐实了。

性情中人并非不好,但无论你的性情,是黑是白,是疯是癫,在法治社会文明时代,法律便是你的底线。无论你如何冰雪聪明,也没有权利无端剥夺他人的性命。

王林大师是一面镜子。

这是一面照妖镜。

在这镜子面前,与他关系密切曾有利益往来的某些大人物板着老脸,一点表情都不敢做出来,面对汹涌民意滔滔舆论只好装聋作哑。

在这镜子面前,很多人其实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对巫文化的迷恋,对神功的臣服,对超自然的崇拜,对不著分文便得天下抱有的侥幸……无限多的机会,都有可能使我们成为王林大师愚弄的对象。

至于那些干爹的女儿,当然也应该认真总结为什么轻信于人的教训。

(2015年7月17日,细雨蒙蒙南下途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