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六小龄童反对对《西游记》胡编乱造

时间:2015-07-20 23:36:33  来源:知乎  作者:

这是今天早上看到六小龄童微博随手写的一条。

六小龄童先生没有意识到的是:《西游记》的存在就是对玄奘大师的胡编乱造。如果说吴承恩只有对经典的尊重,那么我们今天看到的仍是《大唐西域记》, 而少了这部世界级的幻想作品;如果说玄奘只有对经典的尊重,那么他应该乖乖的做一个高僧,翻看前人的译经,为什么还要跋山涉水,远赴万里求取真经?

同样,《西游记》的年代既没有京剧,也没有电视剧,如果说只要保护经典,那么要什么猴戏?拍什么电视剧?

经典是怎么来的?经典不是固步自封,匍匐在地上给老祖宗叩头。把老祖宗的好东西藏着掖着,最后看的人越来越少,自己的道儿越走越窄,那不叫爱护经 典,爱护传统,那叫固步自封,老祖宗在地底下要骂人。有本事胡编乱造,把老祖宗的东西改得人人都爱,都来看,那才是真的爱传统文化。

手冢治虫先生也有很浓的孙悟空情结,万籁鸣先生的作品《铁扇公主》曾经给他很大影响,他也对《西游记》进行过胡编乱造,今天日本的动画形象已经成了 他们的文化品牌,讽刺的是,在创造了孙悟空的国家,我们还在讨论能不能对经典进行胡编乱造,这也难怪我们也只能靠大圣爷来当我们的遮羞布?

大圣也未免太孤独了吧。

六小龄童前两年来我们学校做过讲演,我当时写过对他以及他观点的看法,现在贴一下。对于本问题的回答主要集中在第二和第三,嫌长的看我的核心思想就够了:
1,充分肯定六的功绩和86版《西游记》的成就。
2,六的西游记并没有他标榜得那样尊重原著,所以他没有那么足的底气去批评各路西游作品“胡编乱造”。
3,对于名著,尊重者当然应该有之,创新和改编者亦应有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化才能不断进步和发展。

正文如下:

昨日,六爷来我校讲演(他自己说喜欢叫讲演而不是演讲,因为他是真的有演),作为从小看86《西游记》长大的人,我和诸位同学一起去听了这场颇为难得的讲演。
我们早早就进了会场,然还是没有坐到较好的座位。待到将近开始之时更是全场爆满,人满为患,过道挤满了人,剩下不行的直接坐在了台上,可以有机会近距离一睹猴王风采,着实因祸得福,令我们这些有舒适座位的人大呼坑爹。

约6:40,在两名主持人废话一箩筐之后,在大家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欢呼中,美猴王步入会场。
他不多的头发梳得很整齐,穿一件红色方格衬衫和牛仔裤,脚蹬运动鞋,显得颇为精干。随后讲演开始,六爷风趣幽默,兴之所至侃侃而谈,内容什么都有,说他的 拍摄经历和艺术体会,痛斥现在社会对于西游记的恶搞,还讲述了自己的恋爱经历,有说有笑,全场不时掌声雷动。最后六爷还即兴表演了猴棍,虽然有点老态但动 作还算灵活,全场叫好之声此起彼伏。

六爷自西游记播出后可谓获得了无数的荣誉与口碑,现在大屏幕上展示出的微博里,同学们也纷纷表示,六爷才是真正的美猴王,无可替代。

但鄙人以为,作为一名历史剧和古典文化的爱好者,对凡事应该以理性冷静的心态去看待,从众口一词的欢呼和叫好中得出自己的思考和分析。通过一直以来 对六爷的了解,尤其是这次讲座,我认为:六爷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对人,且不说那几乎无时不在的幽默风趣,单是那种亲民和蔼的风范就让台下观众倍感心暖。 几乎每个找他签名的同学他都会询问其家乡,并简单聊几句;对戏,他全身心投入,爱岗敬业,尤其在扮演孙悟空时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虽然说他有今天的成功和 哥哥去世而有此机缘不无关系,但他自身的巨大付出与努力才是主要的,他海纳百川,吸收各猴戏名家之长,潜心钻研,所塑造出的猴王形象确实难以超越,给许多 人带来了美好的回忆,仅凭这一点他就足以流芳后世;对家庭,他专一不二,和妻子于虹相濡以沫多年,恩爱如初,从他所讲的恋爱经历也看得出他是一个懂得经营 婚姻与感情的成熟男人。这一切,都使猴王在西游记的光芒散去之后仍有着独特的魅力。

但另一方面,我以为,他的很多主张、理论乃至实践都有值得商榷之处。就此次讲演而言,第一,不难看出,他说话讲演并没有多么强的逻辑,想哪说哪。更值得质疑的是,他的标题是他一贯打出的、在此次讲演中也多次提到的“西游文化”。

但我听完仍是一头雾水:究竟何为他所说的“西游文化”?整个讲演他说的比较多的,也无非就是要坚持,坚韧不拔,为了梦想矢志不渝(他所说的“苦练七 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按说这种正能量的东西没什么错,但如果这就是他的“西游文化”的全部内涵,那也未免太过于简单和幼稚了。因为以如此单一之思想 为内容,根本撑不起“文化”这个庞杂的概念。这就要说起第二点,他对他所主演的86《西游记》的巨大自信。这部对绝大多数国人有着巨大影响、几乎是许多人 童年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电视剧,很大程度上确实是成功的,而且是非常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尊重的。

从态度和精神上来说,在那个物质条件底下、困难压力重重的年代,全部主创以区区300万和那一颗颗对传统文化与观众的责任心而打造出这部剧,单是这 风风雨雨的传奇经历就足可以再拍一部电视剧。从艺术成就来说,该剧也确实有着不少亮点,实拍的华夏大好河山、出神入化的猴王形象、浓郁中国风的人物造型和 脍炙人口的一首首歌曲都令该剧光彩熠熠。但是,如果像六爷昨天在讲演中说的那样,“杨洁导演把握住了《西游记》的魂”,则在下实难苟同。为何?盖因86 《西游记》诞生的年代和主创的思想意识太特殊了。

此剧诞生于中华民族刚刚摆脱那十年的梦魇、走上正规发展道路之时,各种思想相当驳杂:既有阶级斗争、极左思想的遗毒,又有知识分子的正气与激情在刚 刚摆脱浩劫、重获新生之时的不可遏制,还有那个年代人们思想的单纯与质朴。而该剧的主创,尤其是杨洁导演又是一个创作倾向上偏于唯美、为人处世上刚正不阿 的知识分子型的女导演,这一切,既赋予了上文提及的86《西游记》的诸多优点,也造成了该剧的缺陷,简单来说可以归纳为两点:美化,简单化。(笔者不认为 特技是缺陷,在那个年代,这样的特技已经算的上是勉为其难了)吴本《西游记》诞生于明嘉靖年间,那是一个思想活跃、整个社会躁动不安的年代,所以大才子吴 承恩先生(注: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吴承恩应该不是西游记的作者,本文这样只是为了叙述方便)笔下的人物形象,其实都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既没有隐恶也没 有简单化。比如猴子八戒的冲突远比剧中表现得更加激烈;猴王的本领也没有大到让玉帝钻桌子的地步,因为在小说中他连凌霄宝殿都没打进去,玉帝的面他都没见 到;

他也并非总那么正气凛然,在花果山时经常变化以愚弄凡人,煎炒为食(三打白骨精时他亲口对唐僧所说),被贬后回到花果山,将来犯的猎人统统残忍杀 死;至于唐僧,剧中也进行了相当程度的美化,事实上书中的唐僧,其懦弱、啰嗦、愚昧、不分贤愚之症远比剧中更加严重,数次被吓得跌落马下、双眼垂泪,废话 连篇,以至于许多人认为罗家英在《大话西游》中的表演才最符合原著,以至于当年杨洁专程去西安请佛学大师赵朴初先生题写片名而被拒,理由就是赵先生认为 《西游记》小说严重丑化了玄奘而遭到佛教界的排斥。和人物品质与内涵上的美化相比,形象上的美化还真是其次的了(原著中的孙、猪等人远比剧中丑陋凶恶)。 而简单化的倾向在剧中也表现得相当严重,时至今日,恐怕很多国人一提起《西游记》,总觉得这就是一部“打怪升级”式的颇为幼稚的小说,不客气的说,这正是 拜86电视剧“所赐”。原著中故事隐喻的许多禅意和佛理多未表现,富有哲理的偈语和警句多遭删减,一些更为曲折的情节、更为复杂的人物内涵也没有展现,虽 说是有时代的限制,但对原著展现的力度不够则不能不说是遗憾。有的人认为,虽然电视剧拍的简单,但大家看过电视剧后会激起看原著的热情。可我认为难道不会 出现这样的情况:大多数人在看完电视剧后,觉得如此简单幼稚的一部小说还有看的必要吗?从这一点来说,86电视剧在对原著精神的传播中,实际上是有着误导 作用的。可以说,《西游记》是四大名著中知名度最高、但思想内涵却最易为人所忽视的一部。(话说回来,我认为在事实上“西游文化”这个词完全可以成立,西 游记确实是一本非常丰富深刻的小说,从文学,宗教,哲学,历史,政治,外交,等等方面都可以进行研究,尤为难得的是她填补了中国传统文学在想象文学作品方 面的稀缺。如此丰富的内涵,如果认真发掘总结,完全可以自成体系,如“三国文化”“红楼文化”一样,事实上学界也有很多人在这样做。反倒是口口声声自诩为 “西游文化”传播者的六小龄童,在演讲中几乎从来不提这些深刻丰富的内容,每次不过就是“坚持不懈”+“表演经历”+耍猴棍的模式——这对于一个自认其职 的传播者来说,不能不说是一定程度上的失职)

第三我质疑的,也是六爷经常挂在嘴边的、对篡改恶搞《西游记》者的严厉批判。我之前在网上就看过他的讲演视频,加上这次现场聆听,我发现一个现象:六爷为了让人们感受恶搞的危害,每次都会说这样一句话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有那个小朋友都问我:‘叔叔,孙悟空西天路上有几个女朋友呀?’”

次次都这样说,就明显是胡编了。且不说恶搞的作品是不是真那么多,也不说你主演的86版之深入人心,就说每次讲演都碰上一个问这种问题的小孩,这可能吗?这不是信口开河是什么?六爷昨天还说了一句他经常说的“名言”(基本也是每次讲演都提):

“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化是可怕的;有了文化不去弘扬是可悲的;有了优秀文化,国人自己还在践踏是可耻的。”

此话可能会让很多热血沸腾的民族主义者拍手叫好,但对此,在下亦难苟同。

首先,什么是“践踏”?我以为,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公众人物来说,这类带有明显贬义和攻击性的动词或形容词是不宜随便使用的,若经常性使用就更显轻 率,容易给人造成一种爱到处扣道德大帽子的印象。那么,既然不是什么事都能用践踏二字,那就涉及:再次,更重要的是,文化的很多东西,比如文学、哲学、绘 画、音乐,本来就是在不断的再创造中获得新的生命,新的血液,才能不断发展。玄奘写了《大唐西域记》,之后出来了各种西游题材的文艺作品,比如杂剧、小 说、平话,吴承恩在吸收了前人的基础上创作出了自己的《西游记》,那为什么不能说吴承恩笔下的唐僧是对玄奘大师的恶搞呢?为什么不能说吴承恩的作品是对前 人文艺作品的篡改呢?(须知在吴本西游之前就已经有了一部大规模的《西游记平话》)前面说过,赵朴初先生曾因《西游记》对玄奘的丑化而拒绝杨导之邀,可见 其丑化程度之深并非虚言。事实上,类似的揶揄和调侃在《西游记》中屡见不鲜,猴子说师傅看上了白骨精变的村姑(还羞得唐僧面红耳赤),咒世人心目中大慈大 悲的观音“该她一世无夫”,说至高无上的如来佛祖“是妖精的外甥”“贪财作弊的勾当是你打的头”,世人心目中不可一世的神佛就这样在大文豪的笔下露出了俗 世的气息,让我们看到了貌似神圣的光环之下那真实的平庸和丑陋——这正是16世纪中国知识分子中可贵的人文精神的苏醒与展现。为什么几百年前的古人都有这 样大胆的创新与揭露精神,21世纪的我们却要受各种框框的羁绊,把自己的想象力束缚住呢?有水平的再创造为什么不值得提倡呢?须知,我们需要《西游记》的 原著,但我们绝不需要一代代去嚼冷饭、守陈规,我们需要的是敢于创新、善于创新,能用旧瓶酿出新酒的人才!

今日之“恶搞”,焉知不是他日之经典?!所以我以为,今日中国人之创作,需要的不仅不是束手缚脚的规矩,而恰恰是敢于天马行空,无所拘束的想象。只 要不是反d反国家,大可以任创作者纵横捭阖,就算“低俗”“无聊”一些又能怎样?第一,历史是人民写的,差的东西迟早会被历史淘汰和遗忘,最后渣都不剩。 第二,今日之低俗无聊,未必不是未来之经典啊。词在唐末,小说在古代的大部分时期,都是根本不入流、为人鄙视的“小道”,可现在呢?中国古典文学的代表! 时过境迁,政治、环境、人心都会变,没有万世不易的东西。创作者需要的只是创作,历史会给出最公正的评判。顺便说一句,历来以“尊于原著,慎于翻新”著称 的86版西游记,改动也是比比皆是,甚至不乏比较失败的例子,最典型的就是关于小白龙的戏份,原著明明没有他被九头虫戴绿帽,在碧波潭雪此耻辱的情节,电 视剧却非要在猴王保唐僧和扫塔辨奇冤两集加进如此狗血的一段并大加渲染,着实莫名其妙。

想说的就是这么多。有人觉得我是对六爷,对86西游记太吹毛求疵了。恰恰相反。正是由于我敬佩六爷对宣传西游记和中国文化矢志不渝、坚持不懈的精 神,喜爱86《西游记》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作风,所以才会思考其足与不足,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客观看待之。我想,理性的喜爱与崇拜,绝不是一味地歌功颂 德,而是冷静地判断其是非得失。我说的不一定都对,但还是尽量做到保证观点的不偏不倚。总之在我心目中,六小龄童仍是一个有缺点、但真性情、古道热肠的美 猴王!86《西游记》固然有缺点,但她永远是我心目中不可替代的经典!

在过了少年懵懂的年纪,我们眼中的六小龄童的孙悟空还是太幼稚了,我很反感他一直把自己当做正统孙悟空的优越感,西游记是一部不世出的名著,几千年的中国就这一部

六小龄童的孙悟空只是众多演绎中的一版,可能当时受众很大,但你无法说他便是唯一的孙悟空,孙悟空有七十二变,六小龄童的只是一个面,他把自己一生 的艺术生涯绑到了孙悟空身上,却不能把孙悟空绑到他的身上,他想要做的事只是对西游记的扼杀,本来西游记就是四大名著解读性最多的,而将其单一化的解读是 最大的伤害
~~~~~~~~~~~~~~~~~~~
我喝多了,编不下去了,酒醒了再瞎编
~~~~~~~~~~~~~~~~~~~~~~~~~~~~~~~~~~~~~~~~~~~~~~~~~~~~~~~~~~~~~~~~~~~~~~
酒醒继续
对我们8090几代人来说西游记给我们的童年留下了不可抹去的印记,但是在第一次看到西游记原著后,我还是被震撼了,那是我爸的中学课本,只有三打白骨精 一节,当时还不到十岁的我觉得原著的古白话晦涩难懂,但在自己能看懂的范围内还是觉得看到了和电视剧不一样的世界,后来我也会在寒暑假坐在电视机前等待重 播,却在以自己慢慢长大成熟的三观来审视这部改编,等到我的阅读水平足够去理解通篇原著后,我不得不说,老版电视剧是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却是一部失败的 改编

老版电视剧将原著去黑化,去恐怖化,并戏曲化之后,成为了一部面向低龄、合家欢的肥皂剧,在成年之后我便再也看不下去了,或许它是很好的,但只存在 那样的年代,那样的年纪。但原著却不是这样的,西游记原作的伟大与不朽是超越五百年乃至更久的,就好比说六小龄童“吾生也有涯”,孙悟空“而知也无涯”, 所以“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把自己和孙悟空捆绑销售本来就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而他现在的野心快要把西游记绑到自己的身上了

这些年他的很多言论已经消耗了很多像我这样从小看他的西游记长大的八零后九零后的好感了,从猴戏世家出来,一辈子消费孙悟空这个角色本无可厚非,但 切莫要胡乱代表,最终解释权不在你手里,是否算是胡编乱造不由你说了算,直到现在,作者到底是吴承恩还是丘处机还是某某某仍是一桩悬而未决的公案,版权解 释权都不在你手里,so,二师兄八戒第四戒:妄语

~~~~~~~~~~~~~~~~~~~~~~~二师兄八戒第五戒饮酒,我还要再更新,一会儿酒醒再说~~~~~~~~~

~~~~~~~~~~

忘了好久,看到 @霍真布鲁兹老爷的答案,想补充几点

估计六小龄童早就想找周星驰撕逼了,一来舆论力量不够(正当盛年的8090并不会偏向六小龄童),二来估计周星驰不回去理他(囧!!!),在此名单 之内还有张卫健、陈浩民、陈柏霖(以六小龄童的心性看了以上诸版估计要吐血数斗),郭德纲都要感谢同行衬托,六小龄童都没这点感激,能看得出来他早就想炮 轰这些《西游记》们了,这猴头端的狡猾,从不指名道姓,心里对即将第三度创作西游题材的周星驰肯定是恨的牙痒,眼下两人都有西游项目启动,大战一触即发, 不知素来高冷的周星驰会不会大圣归来,两人回不来个真假美猴王之争,还是看作品说话吧,届时学生不会加入嘴仗,只会买票两张,看完再或捧或骂

再次,六小龄童在我的印象中已经从孙猴子堕落成了六耳猕猴,大有自组人马去取经的感觉,套用上文一句话,真把自己当真的了。再说今天对贾玲道歉的表 态,其心可诛,所谓“恶搞玄奘大师”,他是真没抓住重点, @霍真布鲁兹老爷也说了,历史上的玄奘大师情何以堪,他真的不是国家领导人的把兄弟啊,关山万里也没遇到什么以色诱人的妖怪啊,更没有差点把持不住,这样 大智慧,大勇气的人让吴承恩或者丘处机云云(丘道长:真不关我的事,牛家村的冤还没洗,又给我扣个帽子)写成了废柴,对得起玄奘大师多年求学,数载译经的 功德吗。

再说,如果说演绎经典有条鄙视链的话,《西游释厄传》只在高不成低不就的位子,最高端是历史上的玄奘大师,他将拥有最终解释权,对于在《西游释厄 传》里面变成妖精的玄奘大师的诸位徒弟,他们也有很多话要说,无论是猴子还是猪都是对他们深深地伤害,殷开山表示哥都上凌烟阁了连女儿都保不住,魏征表示 不是我干的我绝不会承认,秦琼敬德表示天天守夜我们也困,那个卖年画的,钱是不是分我们哥俩一点,画那么丑简直是侮辱我们兄弟的颜值·······

不开脑洞了,二度创作要是有罪,小四情何以堪,他如果没有一字一句按原作来拍,就没有资格指责别人恶搞,况且原书也有诸多版本,什么才是正宗,陈寿 有《三国志》,无碍罗本贯中有一本销量完爆之的《三国志通俗演义》,施耐庵有《水浒传》,无碍于XXX有一本许多正直的人更喜欢的《金瓶梅》

为甚你的是经典传世,我就是胡编乱造呢?
今天的事一出来知乎可能会一边倒去对他口诛笔伐,我也不免俗想起这篇旧文,这个时代需要一个更包容的心态,无奈老艺术家向我们展示了他的狭隘,慢慢走向那 一代看他的猴子长大的人的反面,他是美猴王我们少年时的英雄,我们心痛于年老后的恶棍,大圣归来飘红,少年时的大圣却越来越远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