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几点看法:关于《大圣归来》为什么值得黑

时间:2015-07-15 12:33:42  来源:新浪  作者:阑夕

 文 | 阑夕

 
1、最近,我的微博上又增添了一批不远万里过来叫骂“你是不是想红”的愤怒少年,只是因为我对盛誉之下的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的评价是“尚未及格”。这让我仿佛回到了九年前,当时我在一个独立博客上写了篇历史随笔,大意是三国谋士之冠当属贾诩云云。当夜,我这个博客托管的虚拟主机就挂掉了,事后追查,发现是有人将这篇文章挂到了三国贴吧,这下可就捅了马蜂窝,郭嘉、荀彧、荀攸、陆逊、程昱等人的拥趸纷至杳来,不仅痛斥主文偏颇可笑,甚至多方又在评论里扭打成团,大有摔杯为号刀斧手一涌而出的阵势。
 
2、Chrome的微博插件帮我自动批量删除了上千条触犯涉及辱骂关键词的评论,然后就看到《大圣归来》的支持者——即所谓的“自来水”——骄傲的说,瞧,虽然我们不赞同你的意见,但是评论里都是温和讨论的声音,和隔壁的《小时代》可不一样。你们知道,我对自干五的鄙夷,甚于五毛,因为后者至少是在交易,有利可图。同理,“自来水”的本意,似乎是那种试图帮助“良心公司”义务充当水军的用户统称,但是实际上这些狂热分子在展现恶毒的边界上要比真正的商业水军宽泛许多。
 
3、《大圣归来》之所以从籍籍无名到如日中天再到遭致恶评,皆因这种脱离商业范畴的煽动性营销过于走火入魔,其宣传故事几乎全是谎言。称导演田晓鹏曾是99版西游记动画的导演(那年压根没他多少事儿),假的。称因拒绝资方改剧本要求而被撤资(信源出自天涯社区一个匿名回帖),假的。称发行方资源捉襟见肘宣传疲软(实际上都是一线),假的。称因为资金不足而不得已要众筹凑钱(众筹是推广手段,互联网业内都心知肚明),假的。称导演坚持八年为了拍片而不惜卖房(卧槽这个是直接把《魁拔》当年的故事复刻了一版),假的。势单力薄只能依靠用户力撑(刚刚又在传要在美国上映的消息,自己打自己脸),假的。
 
4、姑且不论是非,《大圣归来》的营销成功,建立于它在扮演弱小、树敌上位的工作上完成出色,吸取了《魁拔》、《大鱼·海棠》等先驱没能精巧把握平衡的教训。小米的黎万强写了一本《参与感》,坦言小米早期正是通过“参与式消费”、满足年轻人“在场介入”的心理需求,才最终造就出一批无坚不摧的信徒阵营,即使Low遍世界,仍然内心无比自豪。
 
5、《小时代》、《栀子花开》等同期电影作品,其实与《大圣归来》没有任何重叠属性,就像拿奥迪和戴尔作比较,相互没有任何竞争关系。《大圣归来》的邪道,就在于它成功将前者列为假想敌,进而发动受众产生敌进我退的荣辱使命,排片率和偷票房的话题更令同仇敌忾的心态迅速膨胀。事实上,排片率是市场行为,无从谈及“欺行霸市”,至于偷票房,更是受迫害妄想的表现,最早发布偷票房事件的 @狐燃犀 已被出票渠道时光网证实购票无误,是该用户拿着别人遗落的《小时代》的电影票宣扬这是《大圣归来》的票据。
 
6、《大圣归来》以及《那年那兔那些事》等具有代表性的同类作品,的确已然摆脱传统民族企业振臂高呼“不买不是中国人”的低级段位,进入懂得说服群众自愿充当人肉盾牌的中级游击战术层次,愿为糖衣炮弹大费周章,精神固然可贵,只是仍然改变不了深入骨髓的下作。说到底,我憎恶一切混淆商家与消费者界限的举措,它让交易变成捍卫,让评价预设立场,让舆论沦为战场,让口碑取代品质。
 
7、我之所以强调“不因环境而屈就审美是人格达标的基本要求”,就是拒绝多重标准的价值取向。很多人说,国产动画多年以来萎靡不振,同期上档影片又大多不合口味,《大圣归来》相对而言当然应当打出高分。这类声音的主人,通常会将公平正义挂在嘴边,自己却总是热衷于按照个人喜好划出不同的起跑线,就像你买了台空调,不制冷,正欲投诉,旁边突然来了个好心人,劝你说我家那台空调不仅启动不了还漏电,相比之下你这台已经很不错了,要知足。
 
8、与真正一流的动画电影制片商(吉卜力、皮克斯、梦工厂等)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大圣归来》的剧情、特效、画面、人设、世界观和价值观都毫无亮点可言,抛开先入为主的热忱与感动,很难挤出创新之处。说白了,西游记是中国最大的影视IP,三国演义是中国最大的游戏IP,除了吃老本之外,始终都被畸形监管的文化产业根本无法骤然脱俗,一夜之间鱼跳龙门。
 
9、《大圣归来》唯一的残余贡献,就是它借投机获取的意外票房,会让产业上游对这个品类的电影作品产生更多的资本进入机会。中国的动画电影一直以来都只有低幼向的市场被检验成功能够收回成本,实际上《喜羊羊》和《熊出没》系列在这个品类里才是真正可以媲美美日的作品。简而言之,中国的制片方没有为成人供应动画电影的经验和动机,这是一个巨坑,包括《秦时明月》等前代口碑作品都曾重重坠落,《大圣归来》证明这个品类的吸金,可能会在未来让更多的实验性动画电影——可能会更加倾向于美国的“合家欢”模式,而非日本的漫画IP模式——投放市场。
 
10、然而,资本只是文化产业的必要不充分条件,硬件可以用钱砸出来,包括现今很多日本动画都是外包华人团队完成执行制作,但是,唯有大师无法速成,更不是用钱就能够砸出来的。推荐阅读中国青年出版社的两本译作:《创造奇迹》、《生命的幻象》,皮克斯和迪斯尼的资深动画员工会把你拉至工业视野复盘洞察动画电影为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持续几十年的专业创造和人才付出,绝非依靠感动和支持这种浅薄而荒诞的行为实现。说得更直白一些,动画电影这门艺术的兴衰,与掏钱买票的观众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