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窦唯:我就这样,怎么了!

时间:2015-06-30 09:36:27  来源:新艺术沙龙  作者:

 

注:一篇并不多见的窦唯的访问。


人物周刊:红磡的演出十分引人注目,后来离开摇滚放弃了挺多诱惑吧?

  

窦唯:惭愧。红磡那场演出,在我看来是一个阴谋的序幕。从接下来这10年的发展来看,并不像他们当时所说的。 扶植内地的原创音乐啊、新音乐的春天啊,这都是他们(台湾音乐制作人)的幌子。他们用这种东西来开发内地市场,占领内 地市场。淘金之后回去发展他们自己。周杰伦也好蔡依林也好,近些年的主流是些什么样的人?我觉得这里面绝对有……说轻 点叫欺骗,说重点叫欺诈。

  

做商业没错,但没有基础的话有点像玩火自焚,中国火嘛,引火烧身。商业导致各种各样的矛盾,最后音乐做不下去 ,乐队也散了。人家正好乘虚而入,有经济实力有制作经验,把脉号准了,按他的策略进行,他不会考虑你的风格、感受。

  

人物周刊:据说魔岩进入大陆之后,签下的摇滚乐手乱花钱?

  

窦唯:《山河水》那张,在所谓的制作成本中居然搀进了80%水分,我后来看到一本账目,里面六七十万完全是瞎 账,说我制作《山河水》期间鼓手找了3个,还有什么调琴师,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我是一抓到机会,比如在这种平面媒体上 ,我就会直言不讳,我曾对《南都周刊》说张培仁就是个流氓,妖孽兴风妄说唐,不做音乐做文章。我跟台湾人接触,他 们口若悬河,说得你激情澎湃。紧接着,《双截棍》啊、歌伴舞啊就来了。

  

人物周刊:问题是国内的公司做艺人扶持不起来。

  

窦唯:唱歌这个的确比较泛滥,扒拉过去就是一唱歌的,利用少男少女年少无知、充沛的精力和热情,并不根据你的 特点去规划怎么扶持。在咱们这儿,如果你是这么一块料,你不会得到扶持,更多的是要么过来占你便宜,要么过来毁你一下 。出来的都是一些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像李宇春这样的,都是恶搞。真正有想法有能力的人,更多地是被压制。

  

人物周刊:有没有听现在摇滚圈比较著名的一些乐手的作品?

  

窦唯:我没有完整地听过。这个我不去批评什么,存在即合理,我只是觉得比较无奈吧。环境很恶劣,成人有问题, 你还能要求孩子怎么样呢?除非他天生有悟性,更多的人只能是乌合之众,随波逐流。

  

所以我后来不愿意参加所谓二十年辉煌这样的拼台式的演出,宁愿自己找一些能够彼此理解的合作伙伴,用一种 寂寞的方式玩。有段时间在一个叫绿的酒吧演出,没观众,我们就自己在上面玩,完了之后服务生给我们鼓掌。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有些比较年轻的乐队,他们唱英文歌,很有西方范儿?

  

窦唯:我们都有年轻的时候,年轻的特点是模仿。有悟性的人他可能会去做转化,学皮毛的人也就是皮毛而已,用这 些做煽动的素材。摇滚乐最大的特点就是煽动。我也跟别人说起过真伪。(伪摇滚)留个长头发、装出点艺术气质,行骗,台 上也好台下也好,床上也好床下也好。在初期头发长短是衡量是否摇滚的重要标志。

  

人物周刊:是不是头发越长越摇滚?

  

窦唯:对呀。摇滚乐这些乐手,刁民很多,斤斤计较的人很多。我有这样的经历,有说这种话的资格:刁的非常之刁 ,坏的非常之坏,伪善的极度伪善。了解他的人之后再去听他那些所谓表达,就是做出来的,伪装的。

  

人物周刊:你觉得自己是很本分的?

 

窦唯:我不空说。比如发唱片,我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我们在筹备,我们在创作,我们在磨这个剑。过了很长时间什 么都没看到。我是愿意有了实物之后说,只要唱片公司没有晃点我,我就可以这样跟你们说。我不愿意说得痛快,到后来没影 了又去圆谎。那不是正路。

  

人物周刊:你完全可以做一个明星。

  

窦唯:我不这么认为,我们现在根本没有环境。现在的明星,我觉得都是丑儿,红地毯上那些人,不过是被包装打造 出来的,我觉得明星这个词贬义的成分更多。明白的人你跟他一说,他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不明白的你再跟他说他也很难理解 ,说你放着成功啊名利啊,不知道去利用去获取。

  

人物周刊:你是知道什么是名利的吧?

  

窦唯:我也是近些年才好像明白。有名好办事,有利生活好。歌词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那就免了吧

  

人物周刊:《雨吁》之后你的唱片几乎不再有歌词,你也不再开口唱歌,为什么?

  

窦唯:简单地说,想唱就唱,前一阵口号不是想唱就唱吗?想不唱就不唱了。没必要因为人说你唱得好,拿这个 炫耀。

  

人物周刊:据说前一段在上海演出你唱了。

  

窦唯:用他们的话说,是我封口8年后首度开唱。我瞎唱,支支吾吾,完全即兴。找了个音响师在台下播放之前录好 的音乐,在这个音乐基础上现场往上加人声,我就是发音,唔,吁,啊,呀,嗯。6段,大概35分钟。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我发音有音的成分,跟我这个乐声融合在一起,合情合理。来的人不是要听我表达什么思想,这 些东西时下来讲近乎扯淡。都后殖民了你还表达什么?我觉得歌词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完全是模式化的东西,那就免了吧。 他们说让我唱些脍炙人口的,我觉得我不是那种状态了,你让我再去表演的话,我会觉得那是欺骗。

  

人物周刊:什么时候意识到表达没用?

  

窦唯:2000年吧。没什么具体的事,从1990年到2000年,慢慢产生这种感觉。

  

人物周刊:他们会不会觉得你不够合作?

  

窦唯: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参加你的活动,这是我的一个标准。同时在这6段里有一段是有歌词的,我这就叫虚实相 结合。我更喜欢开场。所谓压轴,都是具有轰动效应的人,很会忽悠,同时也是群众基础比较好的人。

  

人物周刊:你觉得自己的群众基础不好?

  

窦唯:至少被别有用心地妖魔化了。

  

人物周刊:对你跟王菲的关系做过很多报道,有没有伤害到你?

  

窦唯:人言可畏,现在环境那么恶劣。还好,没有太去计较,我还能够做到平静。

 

人物周刊:你觉得生活中有很多阴谋?

  

窦唯:大到政治,小到民生,无处不在。

  

人物周刊:那你怎么对待它们?

  

窦唯: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不变的就是做人的标准,正直善良,慈悲为怀。只要你能守住战线,就没有什么特别大的 影响。

  

人物周刊:是不是经常对人有不信任感?

  

窦唯:会,这个也是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的确大到政治小到民生,人与人之间、朋友之间,各种心机啊、算计啊, 都会有。我也多少受到些影响。

  

人物周刊:两年前你出事的时候,你的朋友们还是蛮维护你的。

  

窦唯:我想他们也是依据事实来说的。我生活中还是比较检点的。这些人尽管说我的好话,但我也不认为你替我说一 点好话,我就一定要认同你。

  

人物周刊:你觉得自己易怒吗?

  

窦唯:我对这些个流氓小丑,经常会有特别暴力的倾向。有时候甚至想,有一天采取更加激烈的手段。

  

人物周刊:我觉得你还蛮关心社会的,比如对奥运你表达了一些关注。

  

窦唯:我从小到大接受革命主义教育,一直都有这种忧国忧民的心思。中学课文《岳阳楼记》,说的就是这出吧?再 加上那些反特影片,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北京的交通,搭上奥运,也有所改善。不过车越来越多,道路建设又会出现 一些隐患,比如路上一个大坑。最近不是从食品到药品都出现问题吗?我觉得就是阶级敌人在暗中搞破坏。听上去像是开玩笑 ,但是我觉得有这种可能。

  

人物周刊:这种阴谋论有没有可能错了?

  

窦唯:我坚持认为有这种可能性。连“9·11”都被人质疑了,那么大一个场面都被质疑是布什家族的阴谋。

  

人物周刊:你对自己的行为有过反思吗?

  

窦唯:说实话我反思过,肯定的东西多于否定的。我离队,继续做音乐,到现在至少不断地有成果。只不过比较担心 ,在现在这种环境下,人们看到你有成果的时候,更多是挑剔、冷嘲热讽的态度,不断产生新的阴谋瓦解你的创造。

  

人物周刊:有报道说你有心理上的问题,类似狂躁症。

  

窦唯:闯报社这场事件中,我接受了司法部门的精神鉴定,他们认为我是正常的。我跟他们说了,现在是反着的,正 常的被认为不正常,不正常的倒被人们接受了。所以有这种言论我觉得很正常。现在心理有疾病的人很多,只不过自己没意识到。

  

我就这样,怎么了!

  

人物周刊:你现在比较多的是做民乐?

  

窦唯:我正跟乐队成员一起挖掘编排以外的可能性。就是不一定,完全即兴,发挥。我觉得编排有很大虚假成分 ,同时即便你表达什么也无济于事。与其那样,不如更自由、更真实一些,和谐与不和谐并存。

  

人物周刊:平时生活是什么状态?

  

窦唯:我平时……都不一定。前一阵一直都是在整理这些录音素材,前天做完了春夏秋冬这4张。正在跟人谈发行的 事,希望12月份能做成。

  

人物周刊:一般在哪儿玩?

  

窦唯:之前是在酒吧,最近没有了。我已经厌烦之极。凡是这种经营场所,总会按照盈亏做方针,对我们来说不是一 个特别安稳的地儿。

  

人物周刊:什么地方让你安稳呢?

  

窦唯:录音棚。我们9月份又录了次音,完全即兴的。

  

人物周刊:大众可能觉得你越来越远了。

  

窦唯:有可能。人们现在更多是想唱歌跳舞,我们后来的音乐没那么时髦。

  

时尚这种东西在我们这儿简直是个笑话。就好像穿着特漂亮、特前卫时尚的服装,然后走在垃圾场上。连城市卫生都 还没做好呢,就谈时尚。电视里面慈善义卖那种场面,我一看,一帮伪善分子,一个包就几十万。

  

人物周刊:有没有觉得自己的音乐意识太超前?

  

窦唯:我不觉得是超前,相反我们好像有一点返璞归真。

  

一定要放弃那些模式化的东西:前奏、第一段、高潮、反复、结尾。我觉得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候。我他妈的上来这一 段我就平平淡淡,我就这样,怎么了!现在叫一切皆有可能,我就可以。到一定阶段必须要有反省,这样你才能出新,不是为 了出新而出新,而是我们不说让别人,首先得让自己兴奋起来。当我发现摆脱这些束缚,做起来得心应手,不用你跟我说应当 怎么样,我干嘛要那样啊。

  

我就按我的想法去做。我们大家上来就和,排什么练啊,不排练,排练就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到了演出的时候特紧张 ,演完了每个人都如释重负。这完全不对,在台上的时候应该是最放松的、最享受的。那我们就胡抡胡来,在台上抡得特兴奋 ,演完了还觉得怎么这么快就完了,要不要再来一节?那会我觉得,这样才在这里面找到乐趣,而不是在台上我要表现给你看 ,这也是不一定一发不可收拾、做到现在最重要的因素。

  

人物周刊:你不看重音乐技巧?

  

窦唯:有种不良风气就是,你一定要展现你的技巧,你让我看到技巧,让我服你。当然要注重形式,但走到头你会发 现这是特别死的一个事。把技巧展现得特别淋漓尽致、登峰造极,那你感受的部分是什么?

  

我们一开始做摇滚乐的时候觉得自己挺知道的,多年之后觉得可能这东西是我们想出来的。实际上像洗一次脑,自己 更新。我向来欠缺技术,但向来表达的都是真实感受,可能有幼稚的成分,我自己听也觉得傻里傻气的,但我没有骗你没有骗 我自己,我不会用技巧去骗得别人认同。

  

人物周刊:有没有可能不做音乐了?

  

窦唯:这个我不敢想,除了做音乐,我不具备其他任何生存能力,也想不出别的门路。好在我现在还有想法,还能够 按照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虽然一直对唱片的销量没有什么了解,但好在还一直在发行。

  

人物周刊:你不知道唱片的发行量?

  

窦唯:我从来都不知道,从发行第一张唱片到现在我全都不知道。

  

人物周刊:现在的收入来源是什么?

  

窦唯:基本就是唱片。发行公司会给我一个基本的保底。不多,但足够维持。

  

人物周刊: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窦唯:一半一半。事业的部分我还算满意,不足之处是家庭这一块。

  

人物周刊:能一直做下去挺幸福吧?

  

窦唯:我总希望能跟人结善缘,得善果。大家能跟我合作,共同有这些作品,也是冥冥之中,因为心存善念,好事聚 来。

 

摘自《南方人物周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