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旧闻之毕节残酷的解脱

时间:2015-06-25 15:50:42  来源:  作者:方恨少

 半个月前的69日晚上11点半,毕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张启刚四兄妹被发现服农药离世,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5岁。20个小时后,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政府发布了该消息,各路媒体在网络上迅速跟进转发报道,成为轰动性新闻。当晚,东方早报在微博发文:1个月前,4个孩子因为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唯一的食物是孩子父亲去年种的玉米。平时,孩子将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筛子筛干净,就凑合吃了,因为太穷了。东早的这条微博为整个事件在未来几天的走势定下了基调,被震惊了的网民们在缓过神来之后,马上就贫困展开了指责为主的讨论。


接着,媒体和网民一同把目标指向了外出打工的父亲,这位联系不上的农民工很快成为了众矢之的,因为媒体在后续报道中一再提到的“家暴”这个他未必能理解的词将他捆在了靶子上,澎湃新闻甚至用了这样煽动的标题“毕节4儿童喝农药死亡|寻人!孩子的父亲张方其,请快回家!”。


接下来,当地政府和媒体针对“贫困”说作出了奋力反击,住着价值二十万的三层小楼,家里有粮,圈里有两头猪,锅里有腊肉,银行卡里有钱,干部经常家访送温暖,甚至事发当晚九点就去家访等等,哪里看出来穷了?这给网民造成了困扰,贫困说被官方习惯性辟谣了,无从反驳,而孩子的父亲显然是可怜之人,纵然有可恨之处,谅其愚钝无知,也不好指责,这可该怎么办。


不要急,自媒体和公知们已闻风而动给大家送弹药来了,美国循例再一次做为最好的对照组出现了,大家再一次失落而又不失望的对着美国了不起的做法感慨万千,然后站在新的高度上开始对政府开始进行新一轮的声讨。而报道又称,大儿子性格孤僻甚至经常打骂弟妹,警方称妹妹身上有刀伤,有人就开始发文揣测大儿子的残暴问题了。当下自媒体唯利是图的凶残程度比传统媒体有过之而无不及。


孩子的母亲被找到了,之前被报道经常打孩子的她现在成了受害者,她回家善后并给出了离家出走的理由:家暴。她今年32岁,大儿子今年13岁,也就是说她在19岁就生下了大儿子,现在又失去了四个孩子,生活对她是多么残酷。网民们再也看不下去了,不知道该去指责谁了,这家人太苦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国有6000万留守儿童的说法在疯狂传播,所有人再一次被震惊了,大多数人的心理底线被击溃,没人想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事件在社交网络上迅速退热。

之后,当地警方言称发现遗书,而央视在报道的时候展示的遗书被网友迅速指出伪造,该字体为蔡云汉简体行书,别说13岁的辍学儿童了,你都写不出来。警方不得不在第二天辟谣,遗书是真的,而央视则小声检讨工作失误。随后,有报道称孩子的父亲曾在外出打工之前向村民借钱交学费,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去追究他家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借钱的事儿了。据澎湃新闻报道,父亲张方其曾在微信上回复记者:已经知道家里的事情,明天回家。随后,其再未回复,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而这些,已经再也没有人关心了,连央视那么大的纰漏都乏人问津。一个新闻事件就这样过去了。


在此期间的很多报道,特别是自媒体类的文章都试图探寻出悲剧发生的源头,进而提出解决的方案或者方向,这是惯常的逻辑。但是这次事件里始终没有显露出事情的原貌,我甚至怀疑没有媒体专门派记者前去采访,可能顶多电话聊聊随便写写,然后发一通空洞的感慨了事,很多报道语焉不详相互矛盾。孩子们已经不能说话了,任由评说;孩子的母亲只是说了离家的理由,把责任指向了父亲;而孩子的父亲,给孩子们都办了入学手续,没有忘记给孩子汇钱,在得知四个孩子离世之后,他也联系不上了,生活对他更残酷。


梳理这件事情,可以看新闻报道已经能够娴熟的进行宣导了,而自媒体公知等也知道怎么配合了,通过各方不经意的协作,将一件令人发指的社会事件化解消亡。近些年的很多新闻事件都有着按类型划分的固定的套路,在社交媒体中发酵、消亡,不留痕迹,我们的网络社会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分解程序,各种角色齐备而且固定,结局能达到各方都满意的程度。


该如何看待这几个孩子,或者说该如何看待农民工阶层呢。按照在课本上接受到的教育,无产阶级是受压迫的受剥削的,可现在很难把自己再代入进无产阶级了,作为所谓的中产阶级,并没有剥削谁压迫谁,不必感到羞愧内疚,但是,对那些孩子是不是负有某种社会责任呢?


父母都经常揍他们,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外出打工,辍学后他们把自己关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村干部们来送温暖了,几个小时候他们告别了人世…能大概确定的只有这么多线索,无法找到所谓的原因,事情到底怎么发生的不是想当然就能猜到的,作为一个极端的社会问题其成因错综复杂,也无法指出一个方向来解决这些遗弃儿童的境况。目前来看,政府所能解决的程度有限,公益组织等团体以作秀为业还不如政府,实际上被遗弃在乡村的孩子们全凭运气来长大成人,他们的成长过程是难以想象的艰辛。


毕节的贫民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远去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好的时代,也谈不上是多么进步的时代,现在不过算是一个朝着某个方向成长的越来越成熟的时代吧。希望如此。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