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我从一份儿给成人玩具起名的工作里学到了什么?

时间:2015-06-24 09:13:33  来源:VICE中国  作者:

 一名蒙着眼罩,戴着手铐的男子坐在我面前,我拿出鞭子抽了他一下。旁边桌上有个大纸箱,里面填满了皮鞭、手铐和振动器。事实上,我和眼前这名男子几分钟前才刚见面。他叫 Eugenio,是意大利人,除此以外,我对他一无所知。此时我们要在这里共事,时间就是金钱。

 

虽说都是被网上的一则广告吸引而来,但我们并不是过来当什么异国玩物,为某位富豪 “服务” 的。我和 Eugenio 都为 Lelo 公司工作,这家公司曾号称是 “情趣产品界的苹果公司”。Eugenio 是位从业八年的设计师,而我是个来自美国纽约的广告写手,我们踏入营销界的第一项任务,就是为箱子里的每件情趣玩具都写上一段广告词 —— 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营销团队,总得亲身体验一下产品;所以我们俩就这样,素不相识,衣冠整齐,相互鞭笞。

 

在为 Lelo 工作前,我背包旅行了半年,在数个国际大都市之间驻足。期间,一位在上海教英语的美国好友邀我同住,说 “住多久都可以”。我接受了她的邀请,那一个半月,我四处观光,与新结交的朋友吃吃喝喝。最终我还是离开上海,回到了纽约;但我当时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再来。

 

回到美国后,我没事就爬各种关于中国的求职论坛,寻找着再次回到中国的机会。一天早上,我在 echinacities.com 的求职论坛上看到一条招聘广告,发布者的描述是一家 “奢华而私密的生活方式品牌”。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他们想找个广告文案。看了工作介绍的前两行,我就知道:此职位非我莫属。身处世界求职市场的最前沿,纽约的工作经历绝对是我简历上颇具份量的一笔;更何况那时候我已经在制片公司做过实习,为一名五度赢得托尼奖的制片人打过下手,还写过几个全美播放的广告片。

 

三天后,经过两轮面试,我就拿到了这份 Lelo 的工作。Lelo 是一家世界领先的 “奢华情趣产品” 公司,2002年由三位工业设计师成立于瑞典斯德哥尔摩。从此以后,它就被誉为是 “情趣玩具界的劳斯莱斯”。他们的产品屡屡斩获各类奖项,其中最著名的就是 Inez(一支售价高达一万五千美元的24K镀金振动器)。2015年,公司拿下了有 “情趣玩具界学院奖” 之称的三项 XBIZ 大奖:最奢华产品奖、最佳振动产品奖,以及极具份量的年度情趣用品公司奖。

 

随着公司的迅速增长,为了节约开支,团队搬到了上海,因为这里离情趣玩具制造业的重镇苏州仅有100多公里远。如今,Lelo 拥有三个子品牌,每个品牌都对应着一个细分市场,大多面向女性。

 

除去这些穿着内衣的娃娃、性感海报、和情趣用品,Lelo 办公室看起来和其他任何办公室都没什么两样:它坐落于一幢八层建筑的第七层上,藏身于上海法租界的某条主干道旁。这间容纳了不到一百名员工的办公室里,大概有百分之七十都是中国人,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是西方人,他们大多20来岁,在营销部门工作,来自十多个不同的国家。

 

前台打卡上下班,每个月为同事庆祝生日,除了这些平常琐事,这里也会有些非同一般的经历。你经常能看到演艺公司送来的俄罗斯模特们来来往往,满心希望着这次拍照能选中自己。大家会本着科学严谨的态度翻阅成人杂志,也不会有人对你电脑屏幕上四肢大开的美女多瞧一眼,因为就算是思想最保守的同事,也只会觉得你在找资料而已。确实,人的适应能力是无限的。

 

我的工作也包括为 Lelo 的产品起名字。最终,文章开头出提到的那箱子东西,分别得到了以下名号:一套为 “好奇的新手” 设计的轻度束缚套装被命名为 “罪恶之路”(Evilution),一套氯丁橡胶材质的小道具分别叫做:“不见恶” 眼罩(See No Evil Blindfold)、“不违恶” 手铐(Resist No Evil Cuffs)、“不言恶” 项圈(Speak No Evil Choker),“不作恶” 皮鞭(Take No Evil Whip)和 “不惧恶” 挑逗棒(Fear No Evil Teaser)。几个月后,这一系列产品被 XBIZ 提名为2012年度最佳轻度束缚产品奖,我的老板看起来很满意,我和 Eugenio 也松了口气。

 

和其他广告文案工作一样,我的工作也是痛并快乐着。有的比较有趣,比如给 PicoBong 想广告语,写写关于体位的电子书;也有比较无聊的,比如编写用户手册和给媒体的新闻通稿。但大多数时间,我都在打理品牌博客,文章内容从前列腺按摩的好处到用视频性爱的艺术,应有尽有。

 

当别人问我 “你做什么工作” 时,我的回答总能让他们皱起眉头。后来我开始给出一些模棱两可的答案,比如 “我为一家瑞典公司写广告”,“我是写两性专栏的”,“我给情趣玩具取名字”,“我是个自由撰稿人”。对方的反应,能让我看清这个人;而我的回答,也能让我看清我自己。

 

我在 Lelo 的工作,于2013年六月划上了句点。回顾这一年,我为自己在性表达、开放和健康方面做出的努力而感到快乐 —— 正是因为我在公司博客上写的一篇文章,我已经学了两年 凯格尔健肌法(Kegel),对自己的身体和心灵也有了更乐观、更健康的看法。

两年前,当我离开 Lelo、离开中国的时候,前几个星期我都沉浸于怀念之中。在纽约曼哈顿西村,我发现旁边情趣商店的橱窗里正摆放着 Lelo 的最新产品:从曼哈顿性爱博物馆的纪念品店,到早间谈话节目,再到飞机上的免费杂志,Lelo 的黑白商标从未远去。至今,Lelo 已经进入了五十个国家,并且还在继续开拓市场。我想我这辈子是逃不开它了。


作者:马特 阿尔瑟维奇(Matt Alesevich)

翻译:张玲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