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车峰的三个“贵人”:两位大鳄与一位少女

时间:2015-06-17 12:30:41  来源:腾讯  作者:
 



在香港四季酒店常住的大陆富豪,如果没有参加过车峰或其代理人组织的饭局的话,那至少说明他还没怎么摸着这里的门路——尤其是“超级掮客”苏达仁已于2013年被带走调查的情况下。

2015年6月2日以后,车峰的饭局也戛然停息。

知情人士称,长期居住在香港的他,于当日在北京的一个饭局上,被突然出现的调查人员带走。第二日,其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数字王国(00547.HK)股价大泄,让更多人知道了车峰这个名字,也暴露了他的“资本帝国”一角。

没有人能详细地计算出这位现年45岁的“资本大鳄”究竟具体握有多少财富——一位曾为其做过资本运作的人士称,车峰的财富或可与各种富豪榜的前列企业家相PK。

梳理公开资料可以发现,车峰手里掌控着至少30多家公司,包括在北京的10家公司。这些公司里除了本世纪初,他短暂涉足的房地产以及互联网行 业外,大多都是无实际业务的投资公司,并且不少注册在海外,专门用以资本运作。通过这些投资公司,他持有着数字王国、MI能源控股(01555.HK)、 高阳科技(00818.HK)以及大庆乳业(01007.HK)等多家港股上市公司股份,并曾持有和出售大陆的两家金融巨擘——中国平安 (601318.SH;02318.HK)和海通证券(600837.SH;06837.HK)的大量股权。

过去十五年的时间里,车峰的财富增长速度超过了亚洲富豪榜上的很多人。车峰出生在安徽的一个中产家庭,初中毕业的他,经商的起点不过是上海滩的一家服装店面,本世纪初甚至还曾遭遇生意失败。何以在最近的十余年里,迅速成为如今的“资本大鳄”?

多位与其有过接触的人士均称,在车峰“成长”过程中,两位比他更为大众熟知的“资本大鳄”起到了关键作用。与此同时,一位少女时代即与他相恋的女子,亦在无形中给予了车峰不小的力量。

这是一个从未上过富豪榜的富豪的故事,另一种中国富豪的故事。

起于上海的事业和爱情

早年与车峰熟识的人士透露,1995年之前的车峰,只是上海泱泱小生意人之一。1970年出身的他,当时拥有的所有财产就是一家街边店面,主 要做服装贸易,身家还不及当下淘宝店的老板。出身军人家庭的车峰,不知何故,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从500多公里外的合肥奔赴上海,开始淘金梦。

身高180cm的车峰,外形俊朗。尽管只是做服装生意,车峰身边经常会有几个跟班“小弟”,俨然一副“小大哥”模样。不久,车峰吸引了一位年约17岁的少女的目光,这位少女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

关于他们如何相恋的细节不得而知。上述早年与车峰熟识的人士回忆称,郎才女貌的适龄人在一起恋爱也属正常,而那个恋爱中的女孩“是她父亲的独生女”,她的父亲,是位金融机构监管官员。

和所有的创业者一样,早期的车峰对未来充满抱负。上述人士回忆称,当年车峰对一切都表示了极大热情,又积极好学。尽管仅有初中学历,比同龄人 早入社会的车峰有着与年龄不匹配的成熟。很多事情,他都能够自圆其说。但在批评者眼中,过早成熟的车峰对身边人以及合作伙伴都报以极大的防备心理。

长期以来,上海都是冒险家乐园,车峰在上海的日子,正值浦东开发的高潮,一切都变得可能起来。与未来妻子认识的那一年,车峰就转身进入房地产 行业。当时正值中国政府推进房地产改革政策,房地产开始市场化,一批先知先觉者开始涉足地产行业。此时,车峰人生中一个“贵人”出现了。

车峰进入地产行业的领路人,为当时上海明申集团实际控制人郑建明——现今依旧是香港资本市场“大鳄”,担任着亚太资源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早在2010年“国美之争”时,作为持股4个亿的神秘大股东,郑建明成为黄光裕、陈晓双方的拉票对象,他对黄光裕的支持也最终导致了陈晓出局。2014 年,郑建明控制的顺风光电出资30亿元,收购破产的光伏巨头无锡尚德;2015年3月,他又领衔一个财团,完成了价值33亿美元的对荷兰皇家飞利浦公司旗 下LED业务的收购,始终活跃在资本市场上。

1995年秋天,郑建明控制的上海明申集团出资75%,与国有企业上海色织一厂成立了上海天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天健地产”)——这 是上海近西康路的澳门公寓的项目公司。车峰被郑建明方委派至天健地产出任法人和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车峰在项目竣工前夕辞去了所有职务。该项目的物业管 理给了法人为张晓燕的上海沃和物业管理公司——张晓燕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多次出现在车峰控股核心公司的高管名单中。

在此期间,车峰曾短暂介入海南地产领域。2006年,作为中国平安的监事,上市公司披露的资料显示其曾担任了海南海皖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海南恒业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等职务。熟悉车峰的人士透露,当时的车峰并没有资金和资源进入地产领域,依旧依附于郑建明。

公开报道显示,1993年之前,和冯仑、潘石屹等内陆拥有敏锐商业嗅觉的生意人一样,郑建明已经着手规划海南地产运作了——这也是其早期的资 本运作故事。1995年,郑回归上海滩做地产项目,其中就包括由车峰打理的澳门公寓项目。两年后,亚洲金融风暴爆发,郑建明南下冲入香港楼市,赚了不少, 由此在资本界名声大震。

作为车峰朋友圈最早的“资本大鳄”,郑建明成了车峰在资本运作方面的启蒙老师。

互联网创业无果而终

上个世纪末,正值全球互联网泡沫高峰。在郑建明的地产公司历练几年后,车峰决定自立门户,北上创业,深耕互联网行业。当时国内张朝阳等互联网明星刚刚崭露头角,车峰也想要抓住这次机会——用一位与车峰相识近二十年的知情人士的话来说,年轻时候的车峰总是激情满满。

事实上,这也非他首次为了事业入京。早在两年前,在追随郑建明的时候,他曾以法人和总经理的身份,北上管理北京市丰事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该 公司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咨询,于2001年被吊销,其大股东为郑建明实际控股的海南恒业房地产有限公司——车峰也曾在该公司任职副总经理。

新世纪的第四天,车峰终于在北京做上老板了:他注册成立了北京沃和赛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沃和赛腾”),出任法人和董事长,其“发小”周福林任董事——他的名字在未来的15年里,同样多次出现在车峰实际控制的核心公司高管名单上。

公开资料显示,沃和赛腾主要与卫生部合作,经营“卫星卫生科技教育网”(“双卫网”) ——用于全国卫技人员远程医疗培训,这一培训项目由英的亚伦有限责任公司、东联控股(后并入中青实业,港股交易代码01182.HK)、北京赛腾远程卫星 科技网络开发有限公司共同投资。

这一创业在三年后以失败告终。车峰创业期的合作伙伴透露,车峰“把原始资金烧完后就撤了”。车的公司当时规模近三百人,都在位于北京东三环附 近的黄光裕旗下鹏润大厦20层办公。另一位知情人士称,车峰当时烧完了大股东1亿多资金后,项目迟迟未上线。2003年“非典”前,公司快要解散时,车峰 连租金都交不起,还找了老朋友帮忙垫付。

东联控股2002年的财报也证实了这一点。该财报提及,“囿于管理层对业务的不熟悉”,决定撤出投资,尽管已经在该项目上亏损了1.5亿元人民币。

在成立沃和赛腾之前的一年,车峰已经和卫生部谈妥合作事宜,笃定北上,成立了北京沃和生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沃和生康”),主营生物制品及仪器的技术开发和培训,股东为深圳沃和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深圳沃和”)和周福林。

车峰在京颇受挫折的创业生涯中,也并非一无所获。其在创业期间,注册的一系列以“沃和”为名的公司,已经搭建了日后用于资本运作的“沃和系”、“鼎和系”雏形。

转身资本运作速成“大鳄”

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2002年,一位影响了车峰此后财富积累的神秘合作伙伴出现了——彼时世纪中天实际控制人刘志远。刘志远也是一位“资本大鳄”。

公开报道显示,1957年出生(亦有1956年生一说)的河北人刘志远,作为上市公司贵州世纪中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世纪中天”,后更名为 中天城投,深交所交易代码000540)实际控制人,以业绩作假和坐庄的手法,在1999年5月10日至2003年4月16日4年间,将世纪中天的股价从 最初9.08元拉升到每股65.07元,区间涨幅高达716.6%,而最高时甚至达到了887.3%,被称为中国证券史上的奇迹。

与此同时,刘志远也通过各种手段,获得了大量上市和拟上市公司的股份,其中最负盛名的,要数其关联公司中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投创业”),这一公司持有了两家中国金融业巨擘的大量股份。

同时熟悉车峰和刘志远的知情人透露,2002年秋天,当时仍为刘志远持有的中投创业从平安保险原股东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手中购买了6600万 股平安保险股权,总计3.4亿元。除此之外,中投创业的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对外投资中,有一笔获取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5亿股增发股份的投资记录。

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底,中投创业的法人已经变更为车峰的“大管家”之一周福林,随后车峰另一心腹周健以及张晓群等也加入了该公司核心管 理层。第二年,中投创业改名为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鼎和创业”)。与车峰有过生意往来的人士表示,鼎和创业的实际控制人为车峰。

车峰刚刚接盘刘志远的中投创业时,公司有巨大债务即将到期。对于尚无资本积累的车峰,能够快速解决债务危机的唯一办法,就是将公司持有的相关股份进行抵押贷款。

2005年,已经正式迎娶了相恋10年的妻子的车峰,沿袭两位“导师”郑建明、刘志远的传统,开始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

环渤海集团的知情人士称,车峰当时找到环渤海集团董事长郑介甫和时任民生银行主要领导,希望借用环渤海集团来代持海通证券股份,由此作为抵 押,从民生银行贷款。环渤海集团是一家大型民企,当时资产超过100亿。相对于一般民营企业来说,环渤海资产和资信都很好,更便于贷款。

据知情人透露,上述民生银行主要领导在饭局上立马答应了车峰融资6.5亿元的需求,很快便将资金打到环渤海集团账户上。上述环渤海集团知情人士称,“到账当天便被车峰转走了”。

值得注意的是,车峰的岳父曾在环渤海集团注册所在地工作;而上述民生银行主要领导早前在另一家国有商业银行工作时,为车峰岳父的下属。目前没有证据显示车峰的岳父在此次代持、抵押贷款中发挥了作用。未能联系到车峰、郑介甫及置评。

关于车峰忽然接手中投创业的原因,一位与车峰以及刘志远皆有交集的人士透露,他们在此之前也有不少合作,中投创业一事上,他们就此转让曾有过协议,但具体细节未知。

刘志远将中投创业转手给车峰的两个月前,刘的主要靠山之一、贵州原省委书记刘方仁于2002年10月在北京被中纪委“双规”。知情人士分析 称,不排除刘志远当时为了转移资产,而将持有海通证券、平安保险股份的中投创业转至合作伙伴车峰。次年3月,刘志远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并于2005年 10月因犯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决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刘志远自由后不久,海通证券开始寻求借壳都市股份,在上海交易所上市。2007年7月,车峰找到郑介甫,要求将环渤海集团代持的5亿股海通证 券增发股份,转移给车峰控制的鼎和创业(前身为中投创业)。半个月后,海通证券成功在上海证券所借壳上市,股价一度达到124元。海通证券2007年年报 显示,前十大股东中,车峰实际控制的鼎和创业持有1.73亿股,持股占比4.22%,当时市值超过百亿。

在解禁期后,鼎和创业逐步减持海通证券。公开报道显示,车峰从海通证券的投资中获益近30多亿。不久,车峰即将环渤海集团向民生银行借贷的6.5亿贷款还清。参与此交易的知情人士回忆称,车峰仅还了本金而已,相当于民生银行免息借给车峰用了两年多。

与此同时,鼎和创业持有的平安保险已于2006年上市。公开报道显示,车峰在2008年相继抛售平安股票,全年获得的投资收益达65亿元,全年缴纳的税收实际上超过了16亿元——巨额的缴税还一度惊动了企业所在地相关部门。

巨额财富常常诱发冲突。在套现的过程中,因为利益分配上的分歧,刘志远也与车峰闹翻了。知情人士透露,在中间人的协调后,2008年左右,车 峰与刘志远相互做了妥协,重新进行了利益分配。两人后来还曾于2011年,一起入股了中汇医药(后更名为铁岭新城,深交所交易代码000809)。

对于双方在中国平安、海通证券股权上的合作与纠纷,暂未能联系到刘志远和车峰置评。

此时的车峰,因为尝到了资本运作的甜头,再无心互联网创业的梦想,开始专心从事资本运作。除了中国平安、海通证券,此前的报道曾披露,车峰还 通过一系列BVI(英属维京群岛)公司,在港股投资了一系列上市公司,获利不菲。在其投资港股期间,2007年,曾一度有消息称“港股直通车”将在天津试 点,促成了港股一轮上涨行情。

车峰此后甚至还涉及了博彩业。一位对澳门赌场业熟悉的企业家称,车峰先后拿出了200亿元,在澳门投资了从事赌场贵宾厅中介人服务(俗称“叠 码仔”)的恒升集团。据恒升集团网站资料,该公司于2011年7月成立,截至2013年8月,恒升在澳门拥有12个贵宾赌厅,共90张赌台,每月转码量约 500亿元,以此计算,年转码量高达6000亿元。该公司在2014年一度传出消息,称正寻求在港股借壳上市。

为了更好地进行资本运作,车峰引入了更专业的投资团队,但却希望钱来得更“简单粗暴”。接近车峰的人士透露,2010年,车峰从澳大利亚最大 投行麦格理挖了一个精英团队来做投资项目。作为常规的投行军,来到大陆后,该团队却无法完成车峰下达的指标。来自此团队的人士表示,车峰希望团队用更为简 单粗暴的方式获取财富,而不是正规的投行操作模式。最后,该团队因无法认同车峰的投资理念,选择集体出走。

尽管车峰拥有巨大的财富,但其在各种富豪榜中始终保持隐身状态。与之相对比的是,其代理人之一周健,在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榜上2007、2008年连续两年入榜。

没能回来的四季酒店“大哥”

完成原始积累后,车峰入籍香港,常年居住于此。一位与车峰熟识的企业家透露,车峰拥有香港中半山的“富汇豪庭”一处豪宅,以及半山地理根德里12号“誉皇居”的顶楼豪宅,并在后者配有4名保姆。

此外,为了便于工作和社交,车峰还常居住在香港四季酒店。上述人士称,车在行政楼租了几个套间,还把自己的独立间衣橱做了相应的改造,便于放下他那些价格不菲的衬衣西装。

2014年11月的报道《滞留香港四季酒店的大陆富豪们》,披露了以“捞人”著称的“超级掮客”苏达仁,常帮助滞港大陆富豪们传递信息,平息 调查,以此收取费用的内情。报道还称,在苏达仁被调查之后,“某一线港台女星新生儿的父亲”成为了四季酒店新的“红人”。此人是香港融汇资本有限公司 CEO纪晓波,实际上,纪晓波只是车的“马仔”,车峰投资的恒升集团,亦由他打理。他也比车峰更为高调,时常在四季酒店组织饭局。

上述熟识车峰的企业家透露,2010年春天,车峰在四季酒店的套房里对着屋子里人谈起自己的生意经,言语态度都颇为“自傲”,他说自己看好的项目就会有办法“弄过来”。大意就是,他能够做到很多别人办不到的事情。

和苏达仁一样,车峰在香港的活动也涉及“捞人”——若是有人在大陆涉案了,车峰会利用自己的关系网络,把涉案人员解救,且还能帮忙“消案”。当然,这个代价并不低,远高出苏达仁的收费。

上述企业家透露,2010年时,内蒙某企业家的公司因与当地公安部门不融洽,一位副总被刑拘。当时公安已准备对该企业家“采取行动”,后者随 即逃往香港。和大多数富豪一样,这名企业家也对车峰有所耳闻,经中间人介绍,他与车峰相识,并准备了3000万元的“费用”。但车峰拒绝了,即使这名企业 家主动将价码提高至1个亿。

车峰的条件并不是钱,而是觊觎该企业家旗下公司的15%股份,继而包装上市套现——这和该名企业家最初打算只与车峰做“一锤子买卖”的计划有很大不同。这一细节,也体现出车峰对于资本运作的“痴迷”。

这名企业家最后未答应车峰的条件。当时内蒙这家公司资产已过百亿资产,15%股份价值已经远超1亿元。除此之外,该企业家向上述知情人表示,自己也了解车峰的强势,有着庞杂的背景及关系网,若是车峰果真入股,自己迟早会失去对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财富带给人更多权力的诱惑。车峰不时也会组织四季酒店的常客们回大陆看项目,而地方政府也都非常买账。2010年时,车峰曾经带着一堆人乘坐私人飞机至杭州进行考察,称要投资当地某家发电厂。一行人落地杭州机场后,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等领导班子到机场列阵欢迎。

然而,这样的礼遇,或许车峰再也享受不到了。过去的五天里,坏消息在四季酒店像瘟疫般蔓延开来:“常驻大哥”车峰,已经于6月2日在北京被相 关部门带走了。有消息称,车峰被查是因涉及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及北京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一案,车峰与郭文贵曾先后投资过数字王国。

熟悉环渤海集团的知情人士透露,因为资金紧张,郭文贵曾在了解车峰在海通证券与环渤海集团的代持及资本运作细节后,以此威胁而获得后者提供的 6亿现金。随后,郭通过虚假合同将盘古大观某栋楼以及一套“空中四合院”作为对价转给车峰。但车峰一直没能真正获得房产实际控制权。

无法清楚风口浪尖上的车峰,为何会选择在6月份回到北京。早在两年前,车峰还曾在四季酒店自信满满地劝告苏达仁不要赴京“捞人”,否则将一去不回。

他准确地预测了苏达仁的命运,却没有意料到自己的殊途同归。

(腾讯财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