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津门双娇与政法三虎

时间:2015-06-11 11:15:57  来源:共识网  作者:

 来源:平说

作者:罗昌平

 

男人总是权力场中的绝对主角,而女人是左右男人的暗藏魔棒,于是表面上看似男人之间的战斗,却多少掺入了美人心计。

  在天津这座没有新闻的城市里,当本土权力长期困扰在不具合法身份的女性争执中,那意味着什么?

  显而易见,性如同洗礼盘或棺材板,成为这种人生的一个部分。它与权利或金钱相染,体现出最肮脏的一面。只是这一面多数时候被光鲜的表面与强制的权力遮蔽。

  在过去几年里,天津先后有宋平顺、李宝金与武长顺三位政法王落马。在这场地方官场的权力争夺过程中,宋平顺的情妇许敏与李宝金的情妇王小毛,曾是对擂的两个关键主角。

  狱中的李宝金也许暗喜,他长期的敌手宋平顺选择了懦弱的自杀方式;而宋平顺的情妇许敏或曾窃笑,她成功逃至异邦时,曾与自己明争暗斗的李宝金的“企业家情妇”王小毛,已身陷囹圄。

  本以为能笑到最后的武长顺,此时身陷秦城或有另一番滋味。现年62岁的武长顺,曾任天津市公安局长、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在天津公安系统任职44年,担任过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公安交管局局长和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根深树茂,关系众多,在津门向有“武爷”之称。

  财新网引述通报披露总书记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说:(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无法无天……十八大后还这么疯狂,前所未闻。政法委书记也在系统会议上表示,武长顺白天当公安局长,晚上当董事长。

  他其实只是宋平顺的一个马仔,就在大树倒掉之后,猢狲居然没有事。所谓“还这么疯狂”,正是武长顺在2006年泥足未倒,反而加重了他的这种嚣张气息。

  “天津”二字出现于永乐初年,为朱棣所赐,意为天子渡河的地方。这一字面意思决定了这个城市的附属定位——虽然它是共和国四个直辖市之一,但因与北京难以割舍的地缘与从属关系,成了一直没有找到准确定位的“小妾”。

  这如同宋平顺与李宝金,他们既拥有某个领域的绝对权力,又因权力的天花板而陷入上下不能、左右受肘的尴尬地步。小宇宙与大环境形成某种共震。

  从这座城市问鼎顶层的案例并不多,当曾经的绝对权威尚在,地方一隅的政治势力往往有着看似平和的共处。但因为权力更迭导致原来的核心发散,这个来自京城的权力遥控随之失效,本土成长并彼此排斥的权力金字塔,内斗开始显性化。

  这或许一定程度上吻合天津的性格。

  自永乐二年(1404年)成为明朝军事建置之地,并始得“天津卫”之称,天津已建城600多年,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性格——由于天津地处海河的中下游,这里从来就是客货运集散中心,商贾云集之所,故有“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之说。

  它造成了天津人生性豪爽、待人热情、诚心实意的特点;同时,待人接物又带一点天津人特有的诙谐幽默。

  在这里长大的许敏,似乎没有太大的野心,拥有天生的优越感。但也并非不思进取,早年身处传统国企的生存法则之中,她并不为所谓上进所动,而是理性地讲求投入产出比。貌似她在投入,但也保持一颗冷静的心,坚持一种旁观的态度保留对组织的审视。

  遇上别人批评她所在的公司,她不但不为之辩护,“反而在旁边兴高采烈地添油加醋,仿佛这家公司和她毫无关系”。她的妥协并非毫无保留,而通常还包含着对他人的体谅。她嘲笑公司创造出来的虚妄的崇高感,努力在不触碰底线的范围内给内心争取最大的自由空间。

  这个在海滨长大的女孩,童年并不光鲜。大约在七岁那年,她从母亲的胳膊缝里看到一名亲人泡胀了的尸体——她的头发纠缠着水草,肚子鼓成个球,一条大腿已被鱼类吞噬掉。一种趋于弱肉强食的记忆由此锁于她的脑海。

  女星王菲说过,男人都花心,索性找个年轻的帅的。对大多数以寄居为生的女人来说,男人都花心,索性找个有权有势的。于是作为“天津二哥”的宋平顺,成了改变她命运的男人。但她早年的习惯与态度并未因之改变。即使她经商,也从不进入充满变数的未知领域,她的经营战略中还有一个不变的核心内容,那就是权力辅佐。这跟王小毛完全不同。

  众人皆知,她的第一桶金来自于权力的租金,借此她经营着稳赚不赔的生意,如宋平顺长期扎根的政法系统——尤其是车检、交通信号系统等,垄断经营权即意味着丰厚现金流。

 

  许敏比王小毛略年轻,公开身份为港商,却是地道的天津人,有明显的北方口音。不过,许敏从不向人回顾这段发家史,因为,她早已认清了自己的优势和兴趣所在,并且不想回到苦难的往年。

  在天津市工商局一楼大厅以“许敏”之名检索,发现由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共三家——北方信息产业(天津)有限公司、顺风(天津)消防设施维修检测有限公司、顺安企业(天津)有限公司。其中,前两家企业为外资独资企业,后者为中外合资企业,已承揽工程中有天津市公安局110指挥系统的小型机集成项目工程、图像监控系统工程、DLP大屏幕等。该公司还承揽了天津、重庆两直辖市的119部分工程。

  这些工程无一例外来自公安及交管系统,均属于曾任天津市公安局长、市委政法委书记宋平顺的权力范围。在宋平顺高升为市政协主席之后,接手人正是武长顺。大小二顺,统治津门公安超过20年。

  许敏的另外两个利益之源,分别是2000年8月开业的顺风(天津)消防设施维修检测有限公司和1998年5月成立的天津市机动车驾驶适应性检测中心。前者法定代表人为许敏本人,该公司主业是消防设施的检测、维修和保养等;后者隶属天津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法定代表人为武长顺。

  巧合的是,该两家机构的地址,均曾设于天津市河北区南口路18号。据知情者介绍,天津市机动车驾驶适应性检测中心本归属市公安交管局,但2004年起即已由许敏承包经营。

这个检测中心是天津市所有机动车驾驶员检测、办证、年检的场所,驾驶员体检也要在这里进行。一名驾驶员的体检费用为95元,换一次证也需要五六十元。但知情人士透露,多数情况下,办证人根本不用体检,检测中心的人只管收钱、盖章。

  区区三家公司,许敏每天斩获的净利润就数以千万计,就现金流而言并不逊于管理19家系列公司的王小毛,这是她们最大的差别。

  有学者分析天津人的恋家是早期码头文化的产物,漂泊得久了,安定便弥足珍贵。久而久之,天津的城市性格也成了慢性子。懒散和谨小慎微,恐怕就是他们无法提速的缘由所在。天津人在选择职业时,往往对计件计量的工种很反感,牢骚满腹。这种工作要求速度,快速对慢性子的天津人来说,很不爽。所以许敏在安静的五大道选择了一处别墅,作为自己迎宾待客的驻点。

  不远的地方,就是竞争对手王小毛的浩天集团总部。这种模式,与超级权贵张荣坤的宋子文公馆、公共裙带李薇的八大关别墅等模式,如出一辙。大概每一位新贵都希望通过一个仿旧的建筑,来弥补早岁的贫瘠。

  这些缩影近代中国的建筑区域,廊柱犹在,记录着起义将领和革命烈士的忧国情怀;庭院深深,回荡着王朝贵族公寓生活的空落与寂寥;绿荫掩映,看不见刀光剑影,窗幔低垂,或可闻窃窃私语。

  从她们对立的别墅风格,也可以看出许敏与王小毛的性格差别,前者更像是居家过日子,而后者曾将这里作为她事业的大本营。于是你能看到,许敏的别墅花鸟成群,而王小毛的别墅被奥迪、奔驰等填满。

  浩天集团,这个“安静”的公司,案发前却在天津地产界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它迅速跻身于天津地产大腕阵营,给业界留下两大印象:一是能较便宜地拿到好地,且集中在五大道黄金地带;二是似乎从不缺钱。

  竞争对手时常会对王小毛的高歌猛进发出感叹,但谁能想到,这个踩着高跟鞋在物质城池里呼风唤雨、爱好收藏手镯的精致女子,居然有着灰姑娘一样的童年。那时她还叫王桂荣,有张娃娃脸,体形肥嘟嘟、圆滚滚,浑身缀满雀斑似的小灰点。

  她是外来户,祖籍河北。在早年邻居眼中,她的父母均为普通市民,她本人少时亦无特别之处。20世纪60年代末,她就读于张家胡同小学时,其貌不扬,成绩也很一般,在班上一直默默无闻。长大后的王小毛,也没有“女大十八变”的迹象——她是目前公布出来的最不漂亮的部级情妇了。

  十多年的打拼,时光仿佛从未在她身上留下印记;接近百亿的总资产,也未改上进的脚步,她停不下来了。一如当初积极热情,所向披靡。同事都叫她超人,每天只睡不到六小时,开一晚上的会,第二天爬起来还要再开一上午。这个女人强调,人生不是进补燕窝的问题,而是享受过程。

  在出事之前,王小毛时常会向身边人分享自己的个人生活。她眨着灵动的眼睛,用小女生的口吻谈起自己的童年和梦想时,窗外斜阳正好放射出这一天里最美妙的光辉。柔和的阳光打在她的脸颊上,那带有伤痕的脸上印出一个无比清澈的微笑。

  她所超越的,不仅是安逸的现状,更是人们对于成功的惯有理解。而她理解的快乐,是一次次把自己从以往的成功中剥离出来,去开始另一个新的目标。那一刻,她让你觉得,比起这个女子一路经历的艰辛与磨难,男人们的权谋、策略与博弈都如此微不足道。

  经历了太多,此时的王小毛已体验到了人生过山车的刺激。风暴于她,是气象,是背景,或许从来不是重点。而在她曾经居住的五大道,行人稀少的街心,华丽如初,美轮美奂的洋楼在月夜的衬托下,也越发典雅静谧。时有的工程支架阻挡了行者的视线,但楼房原有的轮廓依然清新爽朗。

  跟王小毛不同,许敏对于多元化经营其实有着自己的盘算和底线,并非无边界地扩展延伸。而她们的共同之处在于,一起构成了中国特有的权贵资本主义体系,一个基于权力的“半管制半开放”的市场:半管制正是权力所乐意的,而半开放又能使权力在市场中变现。

  许敏比王小毛幸运的是,她在案发时已经潜逃国外;当中纪委专案组从还在京津唐高速路上,宋平顺就以死谢罪。许敏名下所有公司的账户被冻结,“30名民工代表和50多个供应商代表聚集到办案点,占据涉案公司办公楼,追讨拖欠的工资和债款,已现群体冲突的苗头。”

  此后,办案人员做许敏父母的工作,在明确许敏及其二弟任玉龙涉嫌严重偷税犯罪的同时,指出能在司法判决前主动缴纳偷税款及滞纳金、罚金等,即可对在押的任玉龙取保候审。许敏为此从境外回款2000万元。

  虎口抢食,这是多少为难的事情!但组织总会有组织的办法,甚至,不光是要将吃进去的吐出来,现在还可以获得红色通缉令的特殊待遇。

  武长顺对两位前任的突然,不光是私生活,比如长期与多名女性通奸,其中四名公安系统的女性为其生育非婚生子女。至于经济方面,仅天津市公安系统给武长顺行贿者就有23名;武长顺本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收受礼金33万元,违反财经纪律涉及金额15亿元,其中4亿元为违规发放。与此同时,武长顺的家人名下有70余家企业。

  这位夜间董事长,确实不容易!

  一个足够成熟的发达的市场,要满足三个基本条件——较好的产权保护、较低的交易成本和较高的透明度。但是,许敏与王小毛的生意却因其特殊的保护,恰恰是反之而行,尽管王小毛后来试图摆脱与权力的这种纠葛,但她显然不可能实现。

  因为,你选择站在石头那边,必须会失去鸡蛋的权利,这就好比不能兼得的鱼和熊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