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一篇天津出租车司机的简易分类指南

时间:2015-06-09 12:03:38  来源:VICE中国  作者:

 “哗啦啦啦啦下雨了


看到大家都在跑


吧吧吧吧吧


计程车它们的生意是特别好 (你有钱坐不到)


哗啦啦啦啦”


这歌大家听过吧?刘文正的《雨中即景》,唱得特别欠。刘文正是台北人,我估计他没来过天津,不然这歌肯定能出个朋克味儿的再版。

 

5月22号上午,天津泰达队的主场水滴体育场被一百多辆出租车把给围了,不过他们不是来看球的,而是组团来 “维权” 的。下图再往右一点就是水滴球场(照片没照上),在这看完球或者演唱会,想以正常价格打车?呵呵后。

 

在天津这个平淡的城市里,出租车司机是比较爱维权的一群人,任何有关他们的风吹草动都会引来 “一小撮” 出租司机的聚集,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专车。


 

天津人大规模使用打车软件是从2014年开始的,因为当时补贴力度大,很多出租车司机也在用,一切看上去都很美。不过,事情很快就开始变化了,专车软件越来越多,专车司机也越来越多,一种充满 cyberpunk 味道的出行变革,在天津悄悄盛行。

 

但是有人想变革,就有人不高兴,咱人类就爱这么玩。随着专车的逐步普及,据说天津出租车牌照的价格一路猛跌,从去年的100万左右降到了50万,因为天津出租车归个人所有,说白了就是自家买卖,很多人在高点入手,这么跳水肯定受不了。牌照贩子更上火,眼看着自己炒起来的高价被专车泼了冷水,失去理智好像也挺正常的。

 

于是,他们提出了这样的 “朴素” 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一位天津客管办的领导又往火上浇了一桶油。在出租车聚集讨要说法的时候,他斩钉截铁的说:“抓住专车,肯定办!” 这种 “该出手时就出手” 式的江湖语言,刺激到了这些自觉不公的车主和贩子。可是怎么抓专车呢?有人想了一个特别违法的法治办法:钓鱼执法。


 

网友曝出某天津出租车司机群的聊天记录,大家再来随意感受一下。


 
 

钓鱼执法、敲诈勒索、藐视警察,这哥们儿占全了,被网友一番人肉之后,他有点撑不住了,大侠风范瞬间扫地。


 

这是他在被人肉之后发的微博,从ID来看,他应该挺喜欢武侠小说的,不过编故事的水平实在不高。


 

最终,“天哥” 的故事是这样结束的……


 

智商特别低,又爱吹牛逼,属于在电视剧里活不过两集的,这位 “天哥” 确实代表不了天津出租车司机。但是大家对天津出租车的积怨,绝不是这几天的事儿,只不过大家之前只能独自等待、默默承受,而专车给大伙儿出了道特别简单的选择题:花钱当爷 or 花钱当孙子(也许有钱也当不上) —— “卧槽,还他妈能这样呢是吗?!” 好多人第一次用专车时都是这么想的吧?


 

所以专车的好处就不用多说了,我今天打算忆苦思甜一下,说说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天津人,这些年打车失败的花样经历。我总结了几个天津出租司机的典型分类,如果不全欢迎大家补充。


靠天吃饭型


极恶劣天气不好打车,估计哪个城市都这样。但每个人对 “极恶劣” 的理解标准不一样 —— 在天津部分出租车司机看来,下雨就是极恶劣天气,和地震差不多。

 

今年大年初二,也就是天津人的 “姑爷节”,平时都开车的我做了一个极恶劣的决定:不开车,陪老丈人喝点酒。晚上十点左右酒局结束,我飘飘然出门准备回家,此时,天上下起了小雨夹雪,我立刻醒酒并意识到:我错了!在天津,在这样的天气里,在这个时间段,是没有一辆出租车会为你停留的。事实也是如此,一辆辆开着 “空车” 灯的出租车从我身前驶过,任凭我变换各种打车姿势想吸引他们的注意,就是不停。在那个寒冷的夜晚,我感到了深深的绝望,那滋味就跟我老丈人说你以后别来我家了差不多。


莫名低落型


这种类型比较随机,他们不拒载也不绕路,只是爱在你上车之后用一张耷拉到地上的脸恶心你。那是2009年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家门口打上一辆出租车,很客气的跟司机说:“师傅受累,我去xx路。”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大哥瞥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唉,想去哪就去哪吧。” 当时我就蒙圈了,大哥你嘛意思啊?要是不认识路我可以指给你,要是不想走我可以下车,你整这么哲学干嘛?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好吗!这时候要是来首后摇我就泪流满面了好吗!车里的气氛令人窒息,我只好下车了,您没拒载,是我事儿逼玻璃心,行吗?

 

装傻充愣型


这种类型,在火车站或地铁站趴活的司机里比较常见。尤其当你说一口流利的天津话时,他们会秒变路痴。2011年的夏天,十一经路地铁站还没有和天津东站互通,很多想乘地铁到火车站的外地人一出地铁站就傻了,因为天津东站还在一公里开外呢,接着就是趴活司机的 “热情服务”:“去东站吗?20一位啊!” 而事实是,如果那段路程不堵车的话,仅需要起步价。我那天从塘沽坐轻轨回来,出站之后我看到一个站在车外等活儿的中年大姐,我曾经觉得中年女性是这个星球上比较善良的群体,然而事实再一次无情的教育了我,“大姐,我去海光寺。” “哎呦弟弟,那是哪?我不认识!” 海光寺在哪?这么说吧,你能想象一个北京本地出租车司机不认识西单东单么?嫌我是本地人就直说呗!

 

海阔天空型


这种多见于天津东站,目标是对天津地理不熟悉的外地人。天津市有个地方叫小海地,和那个多灾多难的加勒比小国没关系 —— 小海地距离天津东站也就12公里左右,不算太远。有一次我从东站出来,刚刚用天津话摆脱了趴活司机的纠缠,就听到后面传来这样一段对话:

 

“大哥去哪,打车吗?”


“我去海地,远吗?多少钱?”(外地口音)


“海地儿啊?太远了,你听听这名字,都到海边了,能不远吗,你给80吧!”


我心里那叫一个万马奔腾啊,这出租大哥不说相声可惜了,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外地朋友最后是不是被送到了加勒比海。


欲求不满型


在机场、酒店等相对高端的场所门口,总能碰上这样的出租车,他们的梦想是靠出租车发家致富,他们知道坐飞机住酒店的人不差钱,于是总想 “干票大的”,恨不能跑一单就能歇一天。如果这单不能让他们满意,就开始各种摇晃脑袋甩闲话。鄙人很少坐飞机住酒店,所以这种情况我没经历过,但我朋友圈里的一个朋友很有发言权。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会问:怎么坏司机都让你赶上了,你就没碰上过好司机?当然碰到过,而且大多数都挺好,但那些坏司机总是在我最需要打车的时候翩然而至,这就好比到一家熟悉的餐厅吃饭,在最饿的时候却吃到了苍蝇,你啥感觉?

 

天津出租车为什么这么牛?答案特简单,车是自己,买卖也是自己的,自己既当老板又当职员,这两个身份完全混淆,人家想怎么干,你根本管不着,跟他们谈 “服务意识” 基本上和骂人差不多,谁提要求谁事儿逼,你能指望虎妞他爹跟祥子一样卖力拉车吗?既然没有监管,那就只能靠人性了,但人性从来都是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 的。

 

就像在遇到不靠谱服务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气哼哼的说:把你们老板叫来!但这招对天津出租车没用,因为你身旁那个乐呵呵看着你的大哥,很可能就是老板。


作者:头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