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卧底“真理部”:我在俄罗斯当水军的日子

时间:2015-05-11 12:17:18  来源:墙外楼  作者:

在俄罗斯,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一座窗帘紧闭、不允许自由出入的现代化大楼里,12小时一轮班地从事着“互联网工作”。他们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和俄罗斯境内的各种网站上拥有上千个虚假帐号,他们在境内或境外的论坛上发帖,在新闻和社交网站上评论;他们热爱政治,热爱政府,热爱一切与之相关的讨论……

有了这群人,社会充满了和谐、美好的气息;也同样是因为有了这群人,人民就没有必要进行思考了。

他们是俄罗斯的“真理部”,是政府组织起来的专业水军。而Marat Burkhard就曾经是其中的一员。

俄罗斯最著名的水军工厂是互联网研究中心,办公地点位于圣彼得堡的Savushkina大街,他们实行12小时轮班24小时工作制,工资为每月40000卢布(约4300元人民币)以上。

圣彼得堡的博客作者Marat Burkhard曾在互联网研究中心“卧底”工作了两个月,主要任务是在俄罗斯境内的市政网站上发表支持俄罗斯政府的评论。不久前,已经离职的他接受了自由欧洲电台的采访。

以下是采访节选:
RFE/RL:自由欧洲电台
Marat Burkhard:Burkhard

RFE/RL:Marat,你在博客上说2个月的工作经历让你有了足够的素材来写一本书,是什么驱使你这么做的?为了好玩,还是冒险?

Burkhard:说冒险更准确。因为在我看来,这种工作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别的地方都是没有的。

RFE/RL:得到这份工作困难吗?

Burkhard:挺难的。你需要先试写一些东西,由他们决定你是否合适。

RFE/RL:试写什么样的东西?

Burkhard:刚开始他们会让你写一些比较中性的东西,比如对素食主义,你是支持还是反对。之后,才会来到关键问题,比如,你怎么看在顿涅茨克(乌克兰城市,2014年4月7日,乌克兰东部与俄罗斯接壤的顿涅茨克州的亲俄武装分子攻占当地的行政大楼后,宣布成立国家)的人道主义护送?

RFE/RL:你会被强迫隐藏自己的真实信念吗?

Burkhard:会,我是信奉西方思想的。对他们来说这可不正常。我从来都不写自己的观点,否则他们不可能雇佣我。他们会不停地检查你写的任何关于意识形态的东西。我因为不够小心还被抓到过几次。

RFE/RL:他们是直接就给你开出每月45000卢布(约4800元人民币)的薪水,还是开始比较低之后慢慢涨起来的?

Burkhard:直接就开出的这个价,只要我达到发帖量就能拿到。这是个真正的工厂,是有生产配额的,达到配额就付给你45000卢布。这个配额是12小时发布135条评论。

RFE/RL:整个互联网研究中心有多少个部门?

Burkhard:这是一座四层高的现代化大楼。有在线资料/文献部、新闻部、图片部(包括制作讽刺类的图片)、视频部。但我从来没去过那些部门,每个部门都有各自的办公室、办公桌、电脑,每个人只能呆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能到处乱跑。

RFE/RL:你们部门有多少人?

Burkhard:20个人。

RFE/RL:你们一定要在办公室工作吗?还是可以回家远程工作?

Burkhard:不能远程工作。我是白天上班,到晚上会有夜班的人过来。

RFE/RL: 所以你要连续工作12个小时不能外出,时间为什么这么长?

Burkhard:我们2天工作,2天休息。所以他们说要工作时间长一点。

RFE/RL: 你所在的部门主要做什么?

Burkhard:主要是在帖子下评论。俄罗斯每个城市和村庄的市政网站都有自己的论坛,有些人会在论坛上发新闻,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新闻下评论。我们被分为3人一组,一个扮演“坏人”批评政府,来增加真实性。另外两个就和他辩论,“不,你错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对的。”一个要为内容配图,另一个负责发一个支持自己观点的链接。明白没?坏人、图片、链接。

640-12

RFE/RL:所以你们3个会坐在一起商量谁来做什么吗?

Burkhard:是的,就是这么荒谬。我们也不会说很多,因为每个人都很忙。每条评论都不能少于200字,你必须要坐在那里不停地打字。我们不用交谈,因为彼此可以看见对方在写什么,但实际上,你甚至不用认真读,因为都是些胡说八道。我觉得正常人根本就不会看这些东西。

可以这么说,我们3个每天“环游”全国,在每个论坛前驻足。我们在论坛上制造讨论的假象,自说自话。我们还要注意关键词、标签以便被搜索引擎搜到。比如他们会给几个关键词:绍伊古(Shoigu,俄罗斯国防部长)、国防部长、俄罗斯军队。我们3个就要保证这些关键词出现在每一条评论中,不能有所变通。有时候因为不能用变形词还挺难的。

RFE/RL:你能回忆起你的团队遇到的最奇怪或者最有趣的任务吗?

Burkhard:最有趣的是奥巴马访问印度时嚼口香糖,还吐了出来。“你需要写135字的评论,不要羞于表达自己,写什么都行,只要多提到几次奥巴马和他的这种不敬的行为。”在这个任务里,你必须要得出这样的结论:奥巴马是只黑色的猴子,他对什么是文化一无所知。你把他带到古老的印度,可他竟然在那儿嚼口香糖。很有意思的是他们居然对这么小的细节如此关注,不过,这也不好玩,因为太过荒谬而且明显越界了。

RFE/RL:这个工厂的主要任务是在国外论坛,特别是那些在意识形态上与俄罗斯为敌的论坛上发布帖子与评论。这个工作由谁来做呢?

Burkhard:这个网络研究中心有一个乌克兰语部和一个英语部。他们会“轰炸”CNN和BBC的网站。他们有自己的目标类型,比如《纽约时报》。

RFE/RL:你懂外语,他们没让你在那些涉外的部门就职吗?

Burkhard:我曾面试过英文部,但他们开始询问我的信仰,我回答说我不关心政治,啥也不懂,也没什么信仰可追随。很显然,这么回答当然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了,所以没能在那里工作。要想在那儿获得一份工作,我得回答我“有某种信仰”才行。有外语技能的雇员工资要高一些——每月6万5千卢布(约合6916元人民币)或者更多。

RFE/RL:会有人负责社交网站么?比如Facebook?

Burkhard:当然,有专门的人负责Facebook。有大概40个房间,每个房间20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他们每天都在上面不停地写东西。在这个岗位上你可不能随便笑——你可能会因为笑了就被解雇了。

就算是政治方面的专家也不可能对全世界所有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但在这里工作的人可能需要评论任何事情。你怎么写无所谓,可以表扬或者批评,但你需要把那些关键字嵌进去。

RFE/RL:有人因为意识形态错误被解雇吗?

Burkhard:有的。有一个人就在我面前被解雇了。那里有很多管理人员,他们时刻跟进、监控着每个人的工作情况。

RFE/RL:管理人员是些什么人?

Burkhard:那些在互联网研究中心工作了很长时间,而且明显“做得不错”的人。另外,他们的薪水是我的2倍。我无意中看过工资条,彻底被震惊了——读我写的那些垃圾并从中挑错就能每月领70000-80000卢布(约7500-8500元人民币)。

6402

RFE/RL:那么是哪些人在当水军呢?关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问题,他们是真的反对奥巴马或者默克尔吗?

Burkhard:真有人是这样的,这也是最糟糕的事情了:午休期间,在食堂里,你总能听见人们——这些成天都在写那些东西的人——他们都不肯停下来喝喝咖啡或是谈论些别的事儿,而是唾沫横飞地继续讲着同样的话。

但基本来说,这儿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他们都是奔着钱去的。他们是政治文盲,根本不了解普京,奥巴马…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区别。当然,他们都支持普京,但却绝对是政治文盲。“人们告诉他们写什么,他们就写什么,也不问问题,也不想知道。”

RFE/RL:你跟其他部门的人有接触么?

Burkhard:不同部门的人很少接触,这里可不鼓励友谊。整个系统是很压抑的。如果你迟到了一分钟,就会被罚款500卢布,就算是一丁点儿的偏差都会被罚款。每个雇员都压力很大,你常常被人支使的团团转,还随时都会面临被解雇的威胁。

RFE/RL: 好像奥威尔的小说啊。

Burkhard:是的,我工作的地方就是真理部。一个满嘴谎言的部门,但每个人好像都相信这样的真理,你说的对,就跟奥威尔的小说一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