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洋洋大观

黄西: 将“国际玩笑”进行到底

时间:2014-07-18 11:45:07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

黄西说,有网友曾问他“信不信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回复“相信”,另外附加一句“盗墓的人特别多”

经过半年的酝酿,黄西于 2013 年岁末来到上海的 ET 剧场,举办国内首场公演《开什么国际玩笑》。在回国一周年后的 2014 年 7 月,黄西怀揣着新段子,再次来到ET剧场,继续开 2.0 版本的“国际玩笑”。日前,黄西在其下榻的酒店接受了《外滩画报》的专访。

和奥巴马有个“P”的区别
黄西出现时,身穿靓蓝色的 T 恤,深蓝色牛仔裤,脚蹬灰色运动鞋,脸上架着一副大框眼镜,笑起来一脸憨厚。整个采访中,他一再表示自己只是一名喜剧演员,不是明星。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黄西张弛有度,兼顾信息和娱乐的效果,通常是一段平铺直叙后,抛出一个幽默段子。黄西说,有网友曾问他“信不信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回复“相信”,另外附加一句“盗墓的人特别多”。谈及雾霾和食品安全问题时,黄西脸上流露出些许担忧。论及华人的身份问题时,他亮出自己的观点,毫无避重就轻的意思。
采访后,黄西跟随摄影师来到上海老街拍照。老街上依旧留有隔夜的灰尘,黄西没太在意,跃上台阶一股脑坐了上去。他时而摆出科研人员的严肃表情,时而露出满口白牙卖萌。被摄影师“折腾”了好一会儿,黄西还是保持着自然的微笑,肢体语言略显僵硬。黄西解嘲说,观众少的时候特别容易紧张。于是,摄影师让记者随机提一些问题,果然黄西一开口,手脚一下灵动起来。拍完老街,我们深入民宅,黄西选了一块长满青苔的围墙作为背景,他顺势托起墙上的一株野草,摆出做作的抚摸姿势,他说自己的灵感“来自 80 年代的挂历明星”。
碰到这样一个没有架子、不拘小节的幽默大师,一时半会的采访会让人觉得意犹未尽,于是记者赶到现场看他的脱口秀。舞台上的黄西还是一身休闲的打扮。开场时,他对前一场演出做了总结陈词:有小伙子在我的场地求婚,我就担心万一不成,我上去代劳吗?一阵哄堂大笑中,黄西开始了表演。他说自己具备土豪“土”的特质,而每次打“屌丝”时总是紧张得怕漏掉“丝”字。
黄西讲长段子之前,总会用调查的方式来热身:“在座各位有留学的吗?有当父母的吗?”然后,他根据观众回复声音大小做点评:“这边只有一个当父母的呀,还是单身父亲啊。”他在舞台上“自嘲”追老婆时的种种困难、“得意回顾”留学时代“坑害”室友的过程、“回忆”产房待产的经历。他还细数回国遭遇的种种囧境,比如挤公交被骂、被大妈推着过马路。他谈了一些“发自肺腑”的“贴心建议”:地铁上每个有座位的乘客最好举块牌子,写好下车的站点,以免站着的可怜人随便押宝。
黄西的段子带着朋友圈调侃的亲切感,而他的幽默感带着说文解字的节奏:他说自己是 resident, 而奥巴马是 president, 两人有个“P”的区别;他例举了 wifi 和 wife(妻子)的共同点——我们总觉得别人的 wifi 信号强,当自己想蹭别家 wifi 的时候,发现自己家的 wifi 被蹭了。他还会预留时间让观众琢磨段子内在的逻辑。
演出接近尾声,黄西用英语表演了几分钟脱口秀,这时,闭上眼睛仔细听,完全是一个本土美国演员在说笑,没有半点移民口音。
然而,说起黄西的美式幽默,对于我们中国人而言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喜欢他的人觉得他为华人争光,不喜欢的人说他诋毁了中国人的形象。然而有一点,我们无法否认,这位来自东北的生化博士领头撕掉了美国人给华裔贴的“只会科研、不会幽默”的标签。
在美国,观众对黄西的认可度非常高。2009 年,他成为首个亮相深夜收视率冠军节目《莱特曼深夜秀》的华裔脱口秀演员。2010 年,黄西出现在白宫的全美记者年会,拿美国副总统拜登开涮:“我看过你的自传,见了你本人后,我觉得还是书更好,”一个段子逗乐了全美笑点最高的一群人。
黄西在美国的说笑事业蒸蒸日上时,在国内的人气也日渐旺盛。2013 年 7 月,黄西携妻带子现身北京。此时的黄西,已加盟央视二套互动求证栏目《是真的吗》。
黄西回国对粉丝当然是喜讯,然而他的粉丝中也有不少“叶公好龙”,担心黄西“开不了国际玩笑,幽默层次会降低”;质疑黄西脱离了“异域”,“风情不再”;网络上甚至出现唱衰黄西的声音,认为黄西回国只是权宜之计,借着名气捞金。面对质疑,黄西选择低调。

归国初期,黄西经历了“水土不服”,经常被地沟油害得拉肚子。好在当他适应了地沟油和雾霾后,便致力于扩宽脱口秀舞台。他在北京开设讲堂《和黄西玩脱口秀》,邀请名嘴一起探讨幽默秘诀。

 

归国初期,黄西经历了“水土不服”,经常被地沟油害得拉肚子。好在当他适应了地沟油和雾霾后,便致力于扩宽脱口秀舞台

生化博士的喜剧人生
黄西,1970 年出生在吉林省白山市。成为学霸之前,黄西是标准的差生。黄西说,自己经常被父母教训得“痛哭流涕”,但一到了学校,把许下的承诺抛到九霄云外。长到 15 岁,他父亲表示不再过问他的事情。被管束惯的黄西获得“解放”后,决定“痛改前非”。黄西在复旦的巡讲中揭秘过奋发图强的另外一个原因:班主任为他做过一件棉袄,他觉得欠了人家一个人情,开始了学霸生涯。
高中毕业后,黄西考进吉林大学的生物化学系。大学里,黄西担任班长,人缘特别好。他在三楼讲话时,经常有底楼的人出来和他打招呼。不过,活跃的黄西刻意将自己推上“书呆子”的轨道。他把 16K 的《有机化学》翻烂后,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进入中科院。在中科院,他花了几个月背下了牛津字典。
1994 年,黄西被美国莱斯大学录取,同年赴美攻读生化博士。黄西说自己最初选择学术路线想成为一名教授。当然为了实现理想,他付出了不少代价—经常连休息日也要工作。黄西还是挤出一些时间,在校报上发表了一些诙谐小文。
其实,黄西不是纯粹的理科生,他是涉猎广泛的文艺青年,他喜欢读尼采,欣赏萨特,还是马克·吐温的粉丝。黄西在受访中坦言,出国前对美国历史知之甚少,到美国后,他开始追根溯源地恶补。做实验的时候,在兜里揣本希腊神话小册子,实验间隙,就拿出来读。

黄西不是纯粹的理科生,他是涉猎广泛的文艺青年,他喜欢读尼采,欣赏萨特,还是马克·吐温的粉丝

黄西毕业后,进入一家药企担任研究员,同时,他积极融入美国社会。然而,实验室同事成群结伴去酒吧时,黄西被落下了。被冷落的他并没有选择封闭,他格外珍惜异国友人,也正是他们把黄西领入了一个全新的艺术世界。
2001 年,黄西跟随美国同事进了一个脱口秀俱乐部,虽然他只能听懂一半的段子,但是被异国“相声”迷住了。于是,黄西报了个笑话写作班,从零开始学习脱口秀。2002 年,他登上俱乐部的舞台进行表演。黄西清楚地记得他一次表演后,一个美国观众前来搭讪,并说“你讲得可能比较有意思,但是我没听懂”。黄西的华人朋友知道黄西进俱乐部卖笑后,当即敲下“不务正业”的警钟。

黄西上美国 CBS 电视台的王牌脱口秀节目“艾伦秀”

在黄西 2011 年出版的自传《黄瓜的黄,西瓜的西》中记录了苦中作乐的卖笑经历。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他站在俱乐部的门外,跟前来看戏的观众周旋,因为美国俱乐部老板比较苛刻,若没有顾客“钦点”,演员就无法登台。
在一段时间内,黄西在科研人员和喜剧演员两个角色间转换得游刃有余,但是好景不长,黄西的演绎事业有起色时,科研工作却卡入死角。“科学研究跟运气关系挺大,有时候一条路走不通,死活卡在那里。”黄西在受访中感叹:“生物化学还不像化学,化学出文章比较快,生物化学实验周期就很长,一个试验长达几个星期甚至一个月,失败后要从头再来。”这个时候,黄西在做果蝇的试验,显然,他的兴趣渐渐从果蝇的神经转移到人类的幽默细胞上。
黄西的儿子出生后,他一度想放弃脱口秀,幸亏得到妻子的鼓励,坚持了下来。
2008 年,黄西被美国喜剧星探布瑞尔挖掘,顺利通过大卫·莱特曼秀试镜。2009 年,黄西在莱特曼舞台上调侃移民的美国奇葩经历和奇特感受。莱特曼秀是很多美国喜剧演员抢夺的舞台,因为每年能登上这个舞台的新人名额只有 2-3 个。

黄西与美国著名脱口秀演员 Louis C.K. 合影

其实,黄西只要带着木讷的表情往台上一站,用中式英语喊一句“不懂英语,给我滚回去”马上能引爆笑点。当然,口音和表情只是黄西幽默的小卖点,他最大的卖点还是学贯中西的渊博和需要逻辑推理才能听懂的幽默段子:“我惧怕婚姻,我以前很害怕婚姻,我总想,天啊,50% 的婚姻竟以白头偕老为终结。”
黄西深谙美国历史,精通美国文化,他的段子里甚至会出现连美国百姓也费解的法律细文。2010 年,黄西出席全美记者年会。黄西说那是“最刺激的表演经历”。其实,很多美国本土的喜剧大腕都在记者年会上栽过跟头。黄西站在主席台上,对面坐着 2400 多名观众,多数是全美记者代表,也有政商界名流。当他讲起在小剧场试过水的段子,记者们“无动于衷”,现场很冷,黄西沉住气,一个段子接一个段子,他分享起育儿经:“我儿子问我为什么要学汉语时,我告诉他,儿子,你当上美国总统后,需要用英文来签署法律提案,也需要用中文跟我们的债主谈判。”黄西话音一落,全场沸腾。

黄西深谙美国历史,精通美国文化,他的段子里甚至会出现连美国百姓也费解的法律细文

如今,黄西已经是全职的脱口秀演员,而他太太成了他的经纪人。“其实,脱口秀不是短跑,是马拉松,你必须沉得住气,有些人在 6 个月内特别火,然后没影了,有些人五年之内特别臭,突然找到自己的路子后,就火起来了,所以一定要有耐力。”他说自己最大的特点是闷骚,而脱口秀的最高境界是智慧,而对于一个脱口秀演员来说,最重要的是“兴趣在那里,就一定能做好”。


幽默的最高境界是智慧

虽然黄西在中国的脱口秀演出如今尚在起步阶段,虽然他有时也会怀念美国的空气和人情味,但他说他对自己,也对中国的脱口秀市场有信心。

B=《外滩画报》    H= 黄西

绝大部分段子都是真实的生活经历
B:这次回国主要原因是什么?
H:我想把中国的脱口秀推一推,把剧院搞起来,让一些新人过来演。
B:你会不会按照传统模式收徒弟?
H:其实,好多人问我收不收徒弟。我觉得国内人很浮躁,经常想一夜成名,有些人做了一年的脱口秀就开始收徒弟了。我可能会做一些普及的培训,我想对培养演员和观众都有好处。
B:相声和脱口秀有什么区别?
H:相声是要求演员在台上扮演一个角色,脱口秀强调的是个人幽默色彩。
B:你写的段子都是真的吗?还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H;绝大部分段子都是真实的生活经历,最起码铺垫部分是。脱口秀是这样的,铺垫需要朴实一点,高潮要奇葩一点。
B:你在美国表演肯定碰到一些困难,在中国表演也会碰到困难。你觉得这两种困难有区别吗?
H:差不了太多,唯一的区别是起点不一样。我在美国是从头开始做起的,在国内呢,大家看我演出,有一定期待的,所以我在国内做的时候,比较小心。最开始在小的俱乐部,学校、公司做一些演出,积累了一段时间后,再做商演。
B:你讲的都是冷笑话?你觉得冷热笑话有区别吗?
H;国内很强调冷笑话这一点。我觉得冷笑话,你要是喜欢吧,也是热笑话。你要是不喜欢,热笑话也是冷笑话。我觉得大家慢慢对幽默开始有品味,我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对应的幽默感。
B:你觉幽默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H:我比较赞同黄宏(小品演员)的观点。我有一次和他聊天,他说喜剧有这么几个层次,第一个是噱头,第二个是滑稽,第三个是幽默,一场好的喜剧演出,这些成分都应该在里面。我个人认为幽默的最高境界是智慧。其实,希伯来语里,幽默和智慧是一个词,犹太人这么说也有一定的道理,他们对美国喜剧界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我 20 年前到美国,发现美国人效率特别高,大家非常努力。现在中国和美国完全反过来了,效率特别高,而且大家非常努力”

马克·吐温是美式脱口秀的开山鼻祖
B:你在美国表演的段子基本都有中文翻译,你觉得别人把你的幽默翻译到位了吗?
H:我看过视频,翻译大部分还不错。我那些段子其实很难翻译,很多国内的观众看了评价说美国人笑点低,其实有些段子背后有很多东西,如果你不了解背后的故事,肯定会认为美国人笑点低。
B:有评论说,你脱离了移民身份,在中国“不接地气”,格调没那么高了?
H:很多国内的观众对我的演出内容并不了解,他们只是看过一些很短的视频,比如白宫的表演,就判断我是讲政治的。其实,我的很多段子都是日常生活的解析。我相信中国的脱口秀市场,我对自己是有信心的。
B;你喜欢尼采、萨特,这些哲学著作对你的段子创作有影响吗?
H:我对生活其实有点悲观的。其实,悲观的地方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人生就是笑话,人这一生,不管怎么努力、怎么挣扎,所有人终点都是一样的,这就是最大的笑话。作为脱口秀演员,我们只能在这种宏大的笑话中,找一点小的笑话。
B:你有个段子说,如果你死了,你希望被卷进混凝土机器,然后死的时候就有现成的雕像。这是纯粹为了搞笑还是你的死亡哲学?
H:我有一次开车,离混凝土车很近,我就在瞎想,如果我死了,马上就有一尊雕像。(笑)
B:你是马克·吐温的粉丝?
H:对,他是美式脱口秀的开山鼻祖。你知道他怎么批判议员的吗?他说有些议员,是狗娘养的,遭到议员抗议后,他改口说,还有些不是狗娘养的。他的幽默是很典型的美式幽默,靠逻辑来逗笑。我去过他的故居,他对科技特别感兴趣,电话刚发明的时候,他在家里装了电话。他还创业,投资了很多科技公司,结果都倒闭了,欠了一屁股债才在全国讲演。观众听他演讲,就哄堂大笑。他就这么一点点把单人脱口秀带出来了。当然,今天的脱口秀是一点点演化过来的。
B:你儿子有没有继承了你幽默感?
H:他在美国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就反映说,你儿子讲了一个笑话,而且他讲话的时候,知道自己在逗乐别人。有一次,他在幼儿园听了一个笑话,回来给我讲,把我给逗乐了。过了一会,他又来讲了一次,讲第三次的时候,我就不笑了。他就问,爸你为什么不笑,我告诉他笑话讲多了不行。我的大部分幽默感,小孩还是不能理解,他们更容易理解肢体动作,或者很简单的文字游戏。我不会把我在剧场表演的玩笑拿他来试验。
B:在西方社会有两种华侨,一种是很想融入当地主流社会,一种是华裔之间抱团,你是哪种?
H:兼有。刚开始觉得融入美国社会挺好的,不应该在华人里面抱团。抱团这东西,你用不着太费劲,就可以做到。我觉得既然到了美国,就应该更了解美国的社会。我后来发现,其实并不存在主流社会这种东西,很多东西都是媒体炒作出来的。你找一个美国白人,你问他是不是属于主流社会,他可能觉得自己不是。白人还嫉妒华人,你们什么也不用干,就有一个自己的群体。白人要搞个什么爱好,才能有自己的群体。美国是个多元化的社会。怎么过都可以。

中国人比美国人还“美国人”
B:美国最让你牵挂的是什么?
H:空气,还有当地人那种善良淳朴的劲儿。我们家附近有个星巴克,老板认识我以后,看到我的身影,就把咖啡准备好,并在我的咖啡旁边写“Joe’s joe”——joe 在英文中,也有咖啡的意思。
B:你觉得国内少了温情?
H:中国人呢,亲戚关系好,朋友关系近,对陌生人比较冷漠。我刚回国时,带着小孩排队,就有十几个人,呼啦一下插队到我前面,我就冲着他们喊。我特别看不惯这些现象。当时,我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样子,现在收敛点了。(笑)
B:你在美国时,会刻意培养你儿子对中国文化的兴趣吗?
H:会,我在美国的时候,教他汉字。我最开始跟他说他是中国人,他都不信。有段时间还跟我说,幸亏我是白人,我看过历史,黑人特别受歧视。我说,你不是白人,你是黄种人,他说,那太亏了,美国历史书上根本没有提过黄种人。后来,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
B:你有没有想把你的儿子培养成小绅士,你担心小绅士在中国社会吃亏吗?
H:这是很矛盾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希望把他培养成小绅士。我觉得新一代小孩,比我们那一代强多了,有礼貌、重视环保。一个女的从豪车里出来,穿金戴玉的,随手抛出一大堆垃圾,完全是土豪劣习。
B:华裔女作家严歌苓在微博上说自己的女儿在美国报了一个舞蹈班,后来因为美国孩子嘲笑中国孩子,没有人愿意做舞伴,她把舞蹈班退掉了。如果你的孩子遭遇同类情况,你怎么处理?
H:严歌苓有点太老实了。你得喊,你得告学校,在美国你不喊不行,尤其是华人。白人不敢欺负黑人,因为黑人几十年都闹出名。我记得她的这条微博,我问她为什么不抗议,她也没说什么。我觉得这种事情,你一定要告,往死里告。哪怕告不成也得告,不告也得游行啊。
B:去年ABC一档节目出现侮辱华人言论,你在微博上呼吁华人起来抗争,后来遭网络围攻了?
H:对,我帮华人呼吁了一下,万万没想到结果遭来国内一片骂声,骂得简直是不堪入耳。有觉得人家(ABC)开个玩笑,我不必那么认真,还有一些觉得我收了中国政府的钱,帮着骂美国,还有人谴责我号召华人闹事。其实,在美国“闹事”是正常的渠道,警察会给你开道。你无法解释,两种不同的文化。
B:有欧洲人评价说中国人和美国人特别像,你怎么看?
H:中国人比美国人还“美国人”,特爱钱。我 20 年前到美国,发现美国人效率特别高,大家非常努力。现在中国和美国完全反过来了,效率特别高,而且大家非常努力。
B:你能承受 PM2.5 指标是多少,那个指数让你感到害怕吗?
H:100-150 吧,我就开始担心。再高,我就戴口罩。雾霾天,我晚上起夜,往窗外一看,灰蒙蒙的一片,勉强能够看到路灯,感觉特别差,有点像地狱一样。
B:你看世界杯吗?
H:我很喜欢看美国队的,因为美国队打得特别烂,而且特别玩命。他们跟德国队打,根本就是蛮干,满场上乱跑,根本没有战术。(笑)
B:现在看到你在名人圈比较活跃,你是如何在一年间打入这个名人圈子?
H:也是一点点积累的,国内有什么活动,请我做嘉宾或者主持,我就去了,就这么一点点认识了。其实,我认识的名人也不多。
B:你新段子里面有没有调侃食品问题和雾霾?
H:有,但不是特别多。
B:2008 年总统选举,你投了奥巴马?
H:对,奥巴马不管怎么没经验,但是 2003 年的时候,小布什决定出兵伊拉克,他是唯一几个敢投反对票中的一个。希拉里·克林顿投了赞成票,现在希拉里后悔了。就因为这点,我选了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摄影大赛作品选(II)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韩寒们
请善待那些有野心的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丽·赫本照片集
典藏影像:史上最全奥黛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生活
你所不知道的伊朗人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